艾格峰下

艾格峰坐落于瑞士中部,Interlaken以西,伯尔尼山脉上的一座高峰,与少女峰,僧侣峰并肩成行,巍峨耸立。艾格峰以其北壁而闻名,平均坡度70度,垂直落差1800米,刀削出的绝壁上连雪花都难以驻足。艾格峰因其险峻,被誉为欧洲第一险峰。

艾格峰下坐落着Grindelwald小镇,一个冬天滑雪,夏天徒步的胜地,一年四季都挤满了观光的人群。Eiger Ultra trail便是从这里出发的。

继续阅读“艾格峰下”

写在2020

照旧,写年终。

今年本是一个好的开始,年底谈好了贷款,回国前一天签了合同拿到钥匙,只待乔迁;回国途径四川,莫名的与张同学同一班飞机,当时还想莫不与张同学一起呆在成都胡吃海喝去了。

然而平静的海面下暗流涌动,一切似乎都蓄谋已久,像是上帝与人类开了一个玩笑;当海面再也掩盖不住海底的暗流,海啸终于爆发了。玩笑,开大了。

继续阅读“写在2020”

Mamba never out

2020年的1月27日,在国内的家里,新冠风波初起,武汉被封,人心惶惶的。凌晨做噩梦醒来,便再也睡不着了,我还在想要不要出去跑个步,顺便发个朋友圈“你们见过凌晨四点的开封么”。

刷着手机,突然看到朋友圈,科比去世了。

我咒骂着,开这种无良的玩笑,看到越来越多的RIP我坐不住了,去搜新闻,中文的,英文的,翻墙去查谷歌,还抱有一丝幻想,一定是重名,一定是假新闻,一定是的。

我努力的催眠自己,应该还是在做噩梦,这一定是在某重梦境里。

再后来,不得不承认的现实,Mamba out。

继续阅读“Mamba never out”

从勒芒湖走到勃朗峰

COVID元年,病毒肆虐,封锁了半年的人们,再也锁不住悸动的心。六月底解禁,7月,人潮涌动,从城市包围农村。

按照习惯,8月是要徒步的。

4月定的计划,本是要走Haute Route,从Chamonix到Zermatt。

7月底,风云突变,大量的人潮带动不止是衰败的经济,更是病毒的流通。村儿里病例陡增,瑞士高筑门墙,将卢村儿拒之门外。

临行前两周,改变路线走GR5,7天,140公里,从勒芒湖走到勃朗峰。四人成行。

GR5是一条纵跨欧洲的徒步路线,北起荷兰,经比利时,卢森堡,入法国,穿瑞士,再回到法国直到蔚蓝海岸的尼斯。全程2600公里,我们的路线只是总路线的二十分之一。

继续阅读“从勒芒湖走到勃朗峰”

面试中你应该知道的数据结构与算法

之前每次准备面试的时候都会过一遍算法与数据结构,但一直没有一份固定的资料,系统的过一遍算法书不太现实,每次都是现找,最近群里在讨论面试的事儿。今年受covid影响,毕业生不好找工作,借着之前的面试笔记,整理出此篇,希望可以帮到大家。

注:所有图片均非原创,侵权删,引用声明在文末。

注:持续更新

继续阅读“面试中你应该知道的数据结构与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