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的那些事儿

写点阿毛的故事吧,怕是以后没得写了。

阿毛,原叫小布,本是中国大使馆门前的一只小野猫,因为体型偏小,抢不到食物,老受其他猫欺负,张阳心生怜悯,便抱回了家,同他一起的还有一只小母猫,因生得俊美,取名吕布与貂蝉。后来貂蝉跑了,弃小布独身。

一六年的时候,小布三岁,阳哥始对猫过敏,周身起疹子,便托付于我,反复交代,勿交付于他人,不放心。

貂蝉走了,便枉称吕布了。瞧他毛色光亮,松软,我便叫阿毛。

初入家门时,阿毛总是藏在浴室的梳妆台下,露个小毛头,怯生生的望着这陌生的一切,但凡有个风吹草动,便蜷曲成一团,躲在角落里。阿毛总是保持着野猫的习性,警惕性极强,最初的两个月,不许得我靠近,发出斯斯的吼叫声。阳哥说,猫和女人一样,你越黏他,他越不理你,你不理他,他便慢慢的过来了。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和阿毛斗智斗勇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就愣愣地躲在窝里眼瞅着家里这个庞然大物对他视而不见,也许处于好奇,也许放松了警惕,慢慢的将头凑过来,这里闻闻那里碰碰。再后来,便越来越大胆了,开始找我要吃的,只要听话,便会给他喂肉罐头。三个月后,终于承认了我这个新主人,每天晚上看书敲代码的时候便大肆的躺在我身上睡觉。那时候创业,每天晚上熬到凌晨,他就窝在我腿上打着呼噜。

我是个爱玩的人,每个月都要出去溜达一圈,日子短了也罢,长了就得拜托四叔了。四叔是我家门口的邻居,百公里越野的大神,没事儿常一起在三颗路的森林里溜达着跑步,以前家里侍奉着两只小猫,去世后,便再也不养宠物了。四叔说,心太痛。阿毛托付给四叔我是放心的,四叔不单负责喂食添水铲屎,也负责和阿毛谈心。阿毛也便成了四叔撩妹的手段,约妹子跑步,总会带到我家看阿毛,只是阿毛嫌弃四叔,见了就要躲。

后来跳槽亚马逊,搬家卢森堡,给阿毛入了户口,办了护照,阿毛正式成为了一只拥有法国国籍的猫。娘打趣说:子女法籍那你是不是也能享受福利?扬哥开车将我和阿毛及一大车的瓶瓶罐罐拉到了卢森堡,开始了卢森堡的生活。

卢森堡的房东是不喜欢宠物的,害怕弄坏了他们的家具。找房也便愈发的困难,后来遇上了现在的房子,也和鲈鱼成为了室友。鲈鱼接过了四叔的枪,不在的日子,总有人能悉心照顾阿毛,出去的也安心。阿毛是通人性的,只与我亲,别人碰他都会流露出厌烦的深情。鲈鱼说,每天我快下班的时候,阿毛就坐在门口张望。我回到家就欢实多了,满屋子的乱窜。阿毛尤其喜欢上我的床,晚上看书,他就窝在我怀里,我一手捧着书,一手搂着他,他也佯装着,能看懂似的瞅着。睡觉的时候总爱与我抢枕头,一屁股坐上去,半个枕头没了。

IMG_20180423_223411.jpg

IMG_20180322_223331.jpg

IMG_20180224_222622.jpg

一七年,是阿毛第一次生大病。起初只是不吃不喝,后来便举步维艰了,送到医院救急,是肠子里长了瘤子,排泄不出来,后来手术,截去了瘤子和一段肠子,休息了两个月便痊愈了,痊愈后,阿毛变得愈发活泼了。再后来就是昨天,早上阿毛吐了,以前也经常吐的,只是这次吐的尤其多,问了四叔,叔说没事,观察下吧。我也没以为意,心想昨晚还活蹦乱跳没有异常的,应该不会有大碍。晚上快下班,鲈鱼发信息说阿毛吐的不行了,我心说大糟,急忙奔回了家,阿毛口吐白沫,家里一片狼藉,身体软的一团棉花似的,抱起他时,极其微弱的呜咽了两语,眼神也显得有气无力的。送到了急诊,医生量了体温35度,比正常猫体温低了三度,心跳减弱,抽血时血液也在凝固,医生说只能尽力了。

第二天早上,2018年5月3日早上7点,医院打电话,阿毛过世了,让我中午去给阿毛料理后世。

阿毛生前爱吃肉,四叔说不能老惯着他,会太肥,结果买了几箱的肉罐头囤着,一周开四顿荤,结果罐头还未吃的过半,阿毛已经吃不得了。

走了也好,不遭他娘这阳间的罪。

人说猫的寿命乘以六,便是人的年龄。

阿毛,男,享年二十四岁。

记于巴马

Photos are picked from facebook. This is a private blog, not for business proposal. I will if illegal.

借着sncf罢工,火车取消,火车站逗留之际,码下此文,以做留念。

跑马第三年,巴马第三年,巴马是我的初马,每年都会来跑上一遭,对巴黎眷恋的很呢。在这条赛道上已经跑了三年,理论上也应算是老将了,但在赛道上蠕动的速度依旧如新,每年以提高一分钟的成绩来刷新自己的pb,嗯,离破五还有十年呢。

Continue reading “记于巴马”

写在2017

See you next year!

本是一句同事间的玩笑话,却总来的那么伤感。一年,又是一晃过去了。

去年写年终的时候还是在巴黎的家里,现在在卢森堡回巴黎的火车上。

为什么回?大抵把这里当家了吧。

卢森堡的窗外飘着大雪,地上已有半尺深。其实并没有下的太久,也就两三个小时吧。

2017年的1月1号,天上飘着雪,出门跑了个步,20.17公里,在saint cloud,想明白了一件事儿。Time to go。

Continue reading “写在2017”

一个人的八天一百四十公里

秋日的时候,最爱南飞。

入秋,北方已寒气逼人,南方的暖阳依然沁人心脾。瞄着地图摸索着去哪的时候,发现了这条徒步线——GR221.

GR221原名Ruta de Pedra en Sec,全长140公里,中文没有翻译。。。且叫他石之路.

Mallorca地处地中海,隔望巴塞罗那,北部山脉Serra de Tramuntana纵贯Mallorca岛,Serra de Tramuntana山脉以石灰岩为主,古人依山取材,以石灰岩块为主要原料,建造了许多大型工事,山上依然依稀可辨,GR221便是纪念古人的劳动成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整条路线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Continue reading “一个人的八天一百四十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