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泳

渐渐懂得,父亲游的已不是泳,是回忆,是骄傲,是寂寞。

                  ——题记


父亲好泳且深悉水性,猫腰钻入水里,你绝想不到从哪里又能蹦出来。传说曾经是开封冬泳队的得力干将;又曾听说,大雪纷飞的日子,湖面结冰,父亲凿冰潜泳,母亲湖边揪心翘望,于是便爱恋了,1月份结的婚,不知与这是否有着联系。

父亲想我应该秉承了他的水性,于是乎3岁不到,刚学会了摸爬滚打,便被扔到开封游泳馆学习游泳。可惜不才,虽水性尚可,却始终追不上父亲的速度,更别提父亲擅长的长距离游泳,不出半刻,绝对能被拉出个十万八千里。

小的时候,每逢寒暑假,绝对都是要跟父亲去游泳的。起初去的是池子,但人满为患,水又污浊,大的馆子又傻贵的可以,就索性跟着父亲去野坑里游。开封是北方有名的水城,城市的三分之一都是湖泊,这也造就了地利因素。龙亭湖,包公湖,铁塔湖畔,甚至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水洼都曾有我们的身影。每次出去,母亲都再三嘱咐着注意安全。随后,便跟着父亲屁颠屁颠的出去了,那时候家里只有一辆破的可以直梁的旧凤凰,半大的开封市也要颠簸个个把钟头儿。游泳回来,天已擦黑,母亲早已在家备好饭菜,舒舒服服的饱餐一顿,全家人便缩到卧室里看电视。其乐也融融。

再后来,家里条件好了,开封市也建起了几个尚可以的游泳馆,虽然也是池子里也似下饺子似的,但境况好了许多,于是我们也有了新的游泳场所。那时候,颇迷三国,跳到水池子里,扮演着心中的武将,口中念念有词,追着父亲打水仗,父亲岂能让我追上?在水里翻江倒海,被拿下的自然也总是我。

再大些便到外地学习了,但每次回家,父亲总要拉着我办游泳卡,哪怕时间再短。那时候甚是不懂事,只道得自己太累,百般推辞,哪怕办了一个月的卡也只病怏怏的应付几次。偶然发现,父亲在水中已不如往昔那般矫健,游上几个回合便气喘嘘嘘,上岸休息去了,每次去也不似以往,一呆就能在馆子里呆上几个时辰。在岸上的时间越来越多,水里的时间越来越少。我老是笑他,缺乏锻炼。他也只是一笑了之。但每次少不了的项目就是让我好好地在他眼皮底下游上几个来回,然后指点我哪里动作不对,哪里还可以改进,也不惜的亲自跳入水中示范。我却不以为然。

再后来,出了国,回家的日子更少,陪父亲游泳的日子也就寥寥了。

记得上次父母来欧洲看我,1个月的时间,我制定的行程,满满的,只想着让他们多去些地方,多看些地方,不留下遗憾。到普罗旺斯蔚蓝海岸的时候,父亲看着总嚷嚷着要去游泳,我不以为然,总以着行程太紧而推脱,又怕下了海温差大,染了疾,误了行程。所以一直没有应允。我总说:哪里游不是游?回家再游吧,来这里还是多看看风景。最后执拗不过,只在意大利的长岛让父亲下了一会水。父亲乐的像个孩子,让我给他在水中游泳照相,我竟不屑,胡诌的按了两下快门,应付了事。父亲见我不悦,怏怏的说,我给你照吧。我却毫不领情。父亲也没再说什么,在水里泡了泡便出来了。回去后,父亲把那张我“随意”拍下的照片挂在了网上,曰“在地中海里游泳”。心中梗塞,没能让父亲在地中海里舒舒服服的游一趟泳,这该是多大的遗憾啊?

快工作了,回家的时间更少了,更不知还能陪父亲畅畅快快的游几次泳。也愈发的喜欢回忆起旧事。渐渐懂得,父亲游的已不是泳,是回忆,是骄傲,是寂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