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近来,愈发有人说过年没有年味了。究其所以,大抵是把春晚改成了新闻联播的缘故。

小时候,最喜的过年。放了寒假,年也就来了。但真正的年要挨到除夕那天。娘早已忙的连轴转,蒸扣碗,炸酥肉,溜丸子,黄焖鸡黄焖鱼也就连锅的出来了。满屋子的香味。馋了,假以尝咸淡的噱头,偷得几块肉,猛然塞进嘴里,烫的吱吱嘎嘎乱叫,满嘴的油腻子是逃不了的罪证,但沁口的香气是逃不过的年味。

继续阅读“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