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日记

“当年,河的那边是法国人,这边是德国人,隔河相望,彼此对峙,于是沿河两岸立起了大大小小数百座城堡。一条河,两岸堡,你会想起法国的卢瓦尔河,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城堡群,但那是法国人泡妞用的,多少有些娘炮,而这里的是打仗用的,威严高大,立于河两岸的峡谷,很是壮观。并且河的这边是德国人的堡,那边是法国人的堡,结构规模都截然不同的,越看越有意思。”第三天住宿的房东如是说。

最初得知莱茵小径,完全得益于一张帖子《德国史诗级的徒步路线》其中提到莱茵小径,5月底之前还剩几天假期,与其荒废不如走上一段,于是便订下了车票。

Day0 5月26日

早上5点半起来赶到东站,妥妥的坐上火车开始昏睡,近11点法兰克福转车后抵达Wiesbaden。Wiesbaden和大多数德国城市一样,并无太多惊艳之处。唯有城北高地处坐落着一座金塔寺庙,远看印度教,近看却立着十字架,进去后修女又蒙着面纱,胸口画着十字架,不知究竟何种教派。。。寺庙不大,进去也便出来了。而此处是远眺Wiesbaden绝佳之处。

回到市中心,却正巧赶上老爷车大赛,一辆辆老爷车哼着轰鸣吐着白烟,随便哪辆都足够进博物馆当坐上宾。

由于中午错过饭点没来得及吃午饭,就转完市中心早早的找个温泉附近的店铺坐下了。酒足饭饱后直接到隔壁泡温泉。

Wiesbaden温泉的名气不亚于Baden Baden,亦有千年的历史,除了湿蒸远逊于Baden Baden之外,其他无异,毕竟,Baden Baden的湿蒸室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纯天然的湿蒸。wiesbaden的90度桑拿室每小时都会往矿石上洒不同香料和中药,据说可治疗不同病症。泡澡桑拿在一起,没有入场费只是按小时收费,每小时五欧,纵使遇到堂腻子也不会贵到哪里去。男女混浴,着装要求与Baden Baden高度一致。

Day1 5月27日

清晨起来,店家告诉我从旅馆到Rheinsteig的出发点Biebrich坐车比较麻烦需要转车,看了下也就5公里,没准走的比坐车快,也就正式开始了徒步。

Rheinsteig始于wiesbaden的Biebrich城堡,红墙白底,立于莱茵河畔。起初的路段沿着莱茵河,走在Wiesbaden城市的边缘。春末,又值欧洲的雨季,成群的候鸟从非洲飞回来了,沿河也便成了鸟群的栖息地。

出Wiesbaden进山之前已近12点,加上早上没吃早饭此时已饥肠辘辘,便寻思找个饭店,穿过小巷看得一家,店面不太着眼,四方的庭院,里边右进便是餐厅,厅不大,只容的几张桌子,明显是一户人家改的饭店,应是不错。店家迎出来,说他们每天只根据当天买到的食材只提供一个套餐,其他的不做,问我可以吗?心说,一般这样的饭店准不会差,便应声坐下。头盘是水果奶酪沙拉,主菜是煎三文鱼辅以土豆菠菜,甜品是巧克力慕斯蛋糕。很家常的菜,不上相但味道很赞。一套menu加上一杯50cl的啤酒不过10欧。

别过酒家,进山入林,过田间,两旁多是半人高的葡萄架.

下午不多时就来到了温泉小镇Schlangenbad,一个著名的温泉疗养中心,因为徒步前一直在忙没来得及做功课,所以所谓温泉小镇是后来才知道的,但可惜知道的太晚,错过了温泉。

小镇很漂亮,夹在山谷中,房子错落有致。住的是一家小宾馆,地下室有游泳池,但因为太累也便无福消受了,等到傍晚时分到市里寻食,只有一家披萨店开着,刚进店门身后便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雨越下越大,不多时就漫过街堤,再过不久整个镇子响起了防空警报,消防队也紧急出动,后来听说河水漫堤了,山下的防护网也需要加固,防止泥石流。幸好雨下的不多时便停了。

Day2 5月28日

德国小镇都惊艳般的漂亮,尹晨伟评价过德国的女人“不如法国女人会打扮,但底子好,不加修饰的美”德国小镇如是。

早上起来用过早餐便离开了温泉小镇,一路急行,之所以急行,因为担心下午有雨,昨夜已领教过山雨的厉害,不想因此困于山野。

行至7,8公里的地方经过Scharfenstein rein,一个废弃的古堡,现在只剩下了炮楼,在废墟的旧址上一家人正其乐融融的用餐,炮楼是绝佳的观景点,可惜现在封锁了,因为大量的候鸟飞来繁殖,已经雀占鹫巢,炮楼早已易主,为了保护鸟也便封锁了炮楼。

从山上下来就到了Kiedrich小镇,小镇很美,满城种着玫瑰,本不太饿,只想吃个冰淇凌解暑,但无奈没找到卖冰淇淋的店家,只寻得批萨店,一路走来,最大的感受就是酒家难寻。。。

饭后已乌云密布,偶听得雷鸣,疾步赶路怒行了五公里,发现深山之中藏古庙,一个一千多年的修道院。步入庭院,几许深,据介绍这是欧洲保留的最完整的12世纪修道院,现在已不做修道院用,盛产当地高品质的葡萄酒,据当晚我房东说,这个修道院是莱茵地区产的葡萄酒最好的。这边特产的葡萄酒叫Riesling,莱茵河流域特有的白葡萄酒,口味偏甜,半湿半干,有的灌入些许气泡,加上点冰,夏天喝来清爽可口。

参观完修道院,已零星的泛起了小雨,又赶了五公里来到住宿的地方。之前没有订到旅馆,便在Airbnb上找到了这间房子,在Hallgarten,一个半山腰上的镇子,偏离之路3公里。房东是意大利人,十分热情。房东说“当年,河的那边是法国人,这边是德国人,隔河相望,彼此对峙,于是沿河两岸立起了大大小小数百座城堡。一条河,两岸堡你会想起法国的卢瓦尔河,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城堡群,但那是法国人泡妞用的,多少有些娘炮,而这里的是打仗用的,威严高大,立于河两岸的峡谷,很是壮观。并且河的这边是德国人的堡,那边是法国人的堡,结构规模都截然不同的,越看越有意思。”这次走的河的这一岸,下次要走河的另一边。

因为镇上唯一一家商店已经关门,亦不易找到家餐馆,但家里竟有两包方便面让我随意享用!

明天要赶三十公里的路上升下降500米整个一下午的雷阵雨,日出5点半,估计要跟着太阳一同起床赶路了。

Day3 5月29日

因为知道今天会是艰苦的一天,所以不到7点就起床了,收拾停当后7点多出发。镇子还没醒,四周弥漫着烟雾,远处的莱茵河也还笼罩在雾气之中,若隐若现。

穿过田间不久就来到Vollrads castle,不知是来的太早的缘故亦或是周日的缘故,城堡庭院大门敞开,里边却所有门窗紧闭,不见人影,为了赶时间,就没再多留步。

翻了一座山,山沟处藏着一处教堂,走过这么多地方,阅教堂无数,但第一次遇见露天的教堂,神父的圣台在大棚之下,圣徒们的座椅如音乐会似的散开,不远处的神像也早已爬满了青苔。又不知走了多久来到st Hildegard Abbey,一个立于山顶青砖打底的哥特式大教堂,因为四野都是葡萄田也就显得格外高大。

此时已经走了25公里左右,近下午3时,还有近十公里路程要赶,也便稍事休息片刻继续赶路了。

赶了五公里到了niederwald monument,被之前的意大利房东誉为德国的自由女神,为了纪念1870年德法战争后,德意志帝国重获统一。此处也是一览莱茵河全景的极佳去处。

近六时终于到了旅馆,完成了最虐的一天,全程33公里,上升800米走了十几个小时油米未进。之所以这么虐,是因为今天走了书上安排的两天半的路程,因为莱茵小径一路旅馆很少,一个月前很多旅馆都已满员,不得以合并了一些路程,加上经过的村落都是小村小镇,半个商店都寻不到影子,也就没得干粮。

住的旅馆叫alteshaus,也就是老房子的意思,旅馆由一个几百年的老房子改建,一对老夫妇经营着。欧洲很多这种小旅馆,虽然东西不新,比不上星级酒店的干净舒适,但穿越下体验下不同时期的各国文化也是别有风趣的。

休息了片刻,虽然两条腿早已不听使唤,但还是耐不住肚子的饥饿。寻得一家河边的餐厅,内饰全部打扮成加勒比海盗的样式,挺有意思也就做了下来。点了分红闷鹿肉,佐以土豆泥压成的面条,辅以腌梨和红梅酱,甜咸混搭的口感别有风味。

Day4 5月30日

今天最后一天路程,路程不紧难度不大,躺到床上挨到八点下楼吃早饭。窗外还在淅沥的淋着小雨,看过天气预报,大致9点停,之后便不再有雨,挨到九点,随着教堂钟声,雨应声停歇,准时启程。

从Assmannshausen扶摇直上爬到山顶,昨日睡过的小镇已然脚下,隔河相望的城堡也依稀可辨。

然而天气预报总是骗人的,从河谷北边飞来一大片乌云,弥漫山间,五指难见,和回国感觉是一样的!

与其冒雨前行,不如在这亭子里小憩片刻,欣赏下这“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莱茵天际流”的壮阔。
待雨小了些便再次出发了,但出发不久就再次滴起滴来,雨滴子越下越大,越下越密,再后来就一盆子一盆子的泼将上来,虽然备了雨衣但衣裤尽湿,整个山顶也被乌云笼着,不知道这雨还要下多久,只能疾走赶路。好在路程不长,很快就赶到了Lorch小镇,河水已快漫过河堤。还好这次徒步就安排到了这里。。。不再往前走了。。

今天住的是一位老爷爷家里,老爷爷给自己appartment取名cheval blanc,以纪念之前他来自法国的白马,房间里挂满了关于马的照片和装饰品以及十年前他的骑马照。房间布置的很温馨,还有一间书房,一柜子的书,应是他一辈子的收藏。
晚上出来溜达吃饭,但因为是周一,整个镇子只有一家馆子敞着门子。这边饭店有两种:一种就是正常的restaurant,以吃为主;另一种是weingut restaurant,大多是酒窖经营,昏暗的酒窖里就着蜡黄色的煤油灯,塞上几张桌子,平时呢以酒配菜,此处以菜陪酒。酒家为了卖自家酿的酒,佐以衬酒的小菜,小菜不贵十欧封顶,多是德国人爱吃的肠子肉排家常菜,为了突出酒色,店家自然不敢怠慢,精心加工,菜色一般但绝对够味,一盘子下去,酒也过了三巡,肚子饱了酒也自然喝的畅快,喝到兴致起,买上一瓶两瓶一箱两箱的大有人在。

Day5 5月31日

早上起来到了旁边面包店用了早餐,便告别了房东。没有太多的计划,坐轮渡到河对岸看看。轮渡近每十五分钟一班,也很快不到五分钟就到了,河对岸的城市远不如Lorch好看,2公里处有个不错的城堡,可惜目前关门,中午不到就返回到了,本想寻一酒家,可惜这边饭店集体2,3点才开门。。。鉴于两点的火车。。。便这样别过吧。

返。

忽然觉得这莱茵小峡谷可誉小三峡之美名。九七年暑假曾有幸在三峡被淹前夕瞻仰其之壮丽,此处莱茵,其险不比,其秀不及,但水流湍急,怪石林立,可谓小三峡。当年李总理为了江山设计,呕心沥血,力排众议,一声令下,千古三峡于水底。但幸得莱茵犹在,中国人还是可以来德国看看三峡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