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17

See you next year!

本是一句同事间的玩笑话,却总来的那么伤感。一年,又是一晃过去了。

去年写年终的时候还是在巴黎的家里,现在在卢森堡回巴黎的火车上。

为什么回?大抵把这里当家了吧。

卢森堡的窗外飘着大雪,地上已有半尺深。其实并没有下的太久,也就两三个小时吧。

2017年的1月1号,天上飘着雪,出门跑了个步,20.17公里,在saint cloud,想明白了一件事儿。Time to go。

Continue reading “写在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