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于巴马

Photos are picked from facebook. This is a private blog, not for business proposal. I will if illegal.

借着sncf罢工,火车取消,火车站逗留之际,码下此文,以做留念。

跑马第三年,巴马第三年,巴马是我的初马,每年都会来跑上一遭,对巴黎眷恋的很呢。在这条赛道上已经跑了三年,理论上也应算是老将了,但在赛道上蠕动的速度依旧如新,每年以提高一分钟的成绩来刷新自己的pb,嗯,离破五还有十年呢。

是日,惠风和畅,却灼日当空,20度的天气,徒步适宜,跑马却有些难为人了。好在选择330的sas,八点四十跑,日头尚且朦胧。进了sas,和巴黎跑友会朋友碰了头照了相。巴黎跑友会是以温叔为首的巴黎最大的华人团伙,该团伙目前已发展为近五百人,团规森严,在巴黎乃至欧洲地区影响力巨大。

香街起跑,终点凯旋门,巴黎唯一以凯旋门为终点的赛事。走香街,过方尖碑卢浮宫,剑指东南,出文桑走外环,过巴士底狱,上塞纳河沿岸,经圣母院大小皇宫铁塔,入布洛捏森林,回到凯旋门,串联了小巴黎大小景点,巴黎马拉松自诩为世界上最美的马拉松,绝不为过呢。

30515801_2395708087121826_980151626171940864_o30441505_2395707723788529_1852925247422988288_o30441427_2395707667121868_6575847027576406016_o30441398_2395708273788474_6319376873721692160_o30415699_2395708167121818_5846076928015990784_o30264522_2395707867121848_1552474207550439424_o

跑马过程如图所示。

前二十公里基本上以545的配速,感觉还行,过了二十公里因为天炎热失水失盐,变得愈发艰难起来,小腿也开始抽搐速度便掉下来了。终于挨到了三十公里,熊猫补给站。每年巴马,跑友会都会组织不参加比赛的童鞋做志愿者,在三十公里处给跑友送水送补给。志愿者的工作并不比跑个马拉松容易,早上六点就要到场布置,切橙子拧瓶盖,将近十个小时在烈日暴晒下的高强度的工作,并不忘为跑友助威呐喊,赛后还要打扫会场,等跑友们跑完去聚餐,他们却已然折腾不动了。谢谢志愿者,谢谢mo姨的私补,谢谢每年给我送水的小龙。

补给站时,mo姨说周杰伦和刘畊宏在我后边两公里左右,于是后面十公里开始溜达,边跑边等,结果最后也未能等到。后来有人说周杰伦在悉尼开演唱会,有人说周杰伦跑崩弃赛了。¯\_(ツ)_/¯倒是刘畊宏跑完了,虽然不认识他。。。

挨完最后十公里,照旧,赛后聚餐。巴马如同一个节日,是跑友会最大的聚会,能够遇到不少平时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大神,不乏有从国内专门飞来跑马的朋友。

只要还能跑,我希望一直跑下去,甚至希望有一天我能跑的动百公里越野。正如我之前文章里说的

《跑马拉松也许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无论从精神上还是肉体上。“正因为痛苦,正因为刻意经历这痛苦,我们才能从这个过程中发现自己活着的感觉,至少是发现一部分,才能最终认识到生存的质量并非成绩、数字和名次之类固定的东西,而是包含于行为中流动性的东西。 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往往通过效率甚低的营生方式才获得。”》

“跑的这么慢,还跑什么马拉松”
“我不怕跑的慢,只怕失去跑下去的勇气”

2018年4月8日,于巴黎

记于巴马”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