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lomites日记

前记

Alta Via 1全长150公里,从北向南纵贯意大利北部Dolomites山区,人称上帝的后花园。

2018810日,星期五

Dolomites之旅注定是不平凡的。出发前四个月便订好了布鲁塞尔飞威尼斯的机票,出发前一周被告知因罢工航班取消;随即改订了法兰克福飞威尼斯,出发前两天再次戏剧性的被取消了;无奈,改成了卢森堡到威尼斯的大巴车,晃晃悠悠颠颠簸簸17个小时“顺利”抵达威尼斯。晚上,与另外两个小伙伴——雷和小白兔接上了头,便正式拉开了序幕。

2018811日,星期六,🌞转☁️转🌧️

Lago di Braires -> Rifugio Biella 8.87km ⬆️930⬇️128

清晨六点的火车,从威尼斯出发,五点便起来赶路,辗转几番来到Villabassa,从此处乘车至徒步起点。正值午时,便决定在小镇用餐。镇上有家百年老店Emma(https://www.hotel-emma.it/en/restaurant-pizzeria-bar/),以创始人为名。主菜香煎牛排,据说是奥匈国王Franz Joseph的最爱,甜点是纪念Emma老奶奶诞辰二百周年时研制的蛋糕。

徒步的起点在离小镇20分钟车程的Lago di Braire,海拔1494米,湖水奶绿奶绿的,像一杯抹茶奶昔。二战期间,湖边的旅馆曾作为集中营,如此的湖光山色,也应该是最幸运的一群囚犯了。。。当年的监狱变成了今日的旅馆,是湖边唯一的住宿,高峰期一房难求。

从湖西绕过湖水上山,Dolomites山区多石山,相传亿万年前曾是一片汪洋,Dolomites本是海底的峡谷,却不甘寂寞,接着地壳运动爬上来了,才有了今日的地貌。由于是石山,多是突兀的裸露的巨石,开山时迸出的碎石便成了脚下的路,一路的碎石子,硌脚的厉害,若不是一双好的徒步鞋,着实难以应付。

今日路线不长,却是一路爬升,翻过了山坳,也便到了客栈。翻过山坳的时候,Dolomites的远山隐隐约约,初见雏形。正式告别文明社会,进山!

翻过山坳便是第一日的客栈,躲在山岩背后的小屋,始建于1907年,一战期间曾作为奥匈帝国军队的兵营。Dolomites山区的客栈大多有百年的历史,一战期间,Dolomites是意大利与奥匈帝国的主要战场,每个小屋都有一段自己的故事,大多保持了当年的样貌,很多客栈都堪比小博物馆,收集了当时用过的器具,小到农具,大到炮弹。

客栈一层是餐厅,二层是住宿,我们三人住的是两个上下铺的四人间,同屋的还有美国来的长腿妹,身高一米七,腿长一米六,正值暑假,妹子独自来Dolomites徒步。

2018812日,星期日,☁️转🌧️

Rifugio Biella->Rifugio Fodara Vedla 7.5km ⬆️87⬇️411

徒步的好处就是生活极其规律,昨晚8,9点便睡去了,早上六点多醒来,美国长腿妹已经收拾停当下楼吃饭去了。今日的行程不紧,官方路线上一半的行程并到了第三天。还没到开饭时间,也懒得洗漱,便在床上消磨着时间,直到膀胱无法承受压强之重时,才从上铺的床板上翻滚下来。瞄了下窗外,浓雾滚滚,能见度不过五米,但大雾总比大雨来的好。

早饭后便回屋睡回笼觉去了,期待着迷雾能散去些,好歹是来看景儿的。直到十点,被店家赶出房门。。。原来山里也要check out的。。。

三个人便边走边磨,雾渐渐散去些了,虽然散的不真切,但周遭总算是可以看清了,远山依然云里雾里罢了。三人漫步在山坡的草原上,云中漫步倒也是惬意的。晌午不到,便路程过半,到了Rifugio de Sennes。

草地肥沃的地方就一定有猪马牛羊的,我们刚经过客栈不久,一群羊,一群猪便赶来“住店”。寻思着,晚饭应是有了。山野间的小丹羊是最可人的,从山这头跳到山那头,不知什么时候又从你背后的山上翻出来了;若是带上烤架,围上篝火,眼瞅着那羊腿滋滋的往外冒油,咬一口,汁肥肉嫩,唇齿留香。

从客栈往前走出不远下山,便到了晚上住店的客栈Rifugio Fodara Vedla,又是一间建于一战期间的客栈。客栈坐落于山谷中,周遭的群山把客栈保护的安逸的很,山谷外纵是暴雨狂风,客栈也总能心平气和的,大风被挡在了山谷外边,雨终是拦不住的,任他下吧,没了风的挑拨,再大的雨也是轻声细语的,打在软泥上不仔细听也听不出个动静来。小白兔说,十一天走下来,这是她最爱的客栈了。

简单吃了午饭,不到一点,研究了下地图,决定上山。

最近的山峰Lavinores,海拔2462,离客栈2.8km远,500米的爬升,2个小时来回应该够了。

去Lavinores的路是非官方标注的,地图上是黑色虚线,也就是野道,不似官方路线到处都有路标,寻辨方向完全靠前人踏出的印记和登山者堆砌的石冢。上山的路起初是平缓的上坡,后来峰回路转变的愈发陡峭起来了,愈往上植被愈少,山风也愈吹愈猛,漫山的碎石子十分容易脚滑,走的便谨慎起来。登顶后,晓遍群山,乌云却也堆积起来了,要赶在下雨前下山,所以便没有停留往下撤。上山容易下山难,由于山太陡,看不到远方的路,只能看着脚下往前走,待到跑到山下,回望山峰的时候“老子竟然曾经在那儿呆过!!!”

下山的时候,回想起那些经历过的让人提不起精神的project,其实和爬山一样,总结为两点吧:山在那,路在脚下,才能有走下去的动力,看不见远山,也瞧不见脚下的路,还走个屁;走了许久回望远山的时候,看着曾经到过的地方总会心生鼓舞,若只是原地踏步,估计谁也提不起劲儿来。编程如是。记得有个调侃,程序猿是一种桀骜不驯的生物,判断这种生物等级很简单,抛给他一段代码,虚心研读的一定是Junior,看都不看直接扔在地上,恨不得再踏上几脚,再啐上一口的,恭喜你,你找到senior SDE了~

回到客栈刚过三点,小白兔和雷已经睡了一觉了。冲了个澡,躺在客栈外的长凳上看书,不一会儿,雨点便打下来了,庆幸下山及时。

2018813日星期一,🌞转☁️转🌧️

Rifugio Fodara Vedla ->Rifugio  Lagazoui 31.74km ⬆️1675⬇️917

早上醒来,昨日的雨云已经散去,天蓝的透彻,对于今日的行程是个极好的消息,今日的行程将是这十一天中最艰巨的——32公里,爬升1700。

趁着天晴气朗,吃完饭就急忙赶路,从客栈出来顺着之字型的山道下到山底,路宽而平坦,很好走,是当年一战时期运送物资修的车道。

从山上下来是客栈Rifugio Pederu,短暂的停留后便左拐上山了,沿着山路翻上山顶,趟过几团草甸,便来到了Rifugio Fanes,官方建议的第二日的客栈,这时候已经走出了10多公里,而第三天的路还没开始。

短暂休息后,从Rifugio Fanes左行翻上山顶,是一大片山顶草原,中间路过杂货店Malga Fance Grande,杂货店的马儿是被惯坏了的,直勾的盯着过路的游客,杂货店的院子被栅栏围着,马儿见游客都躲在圈里,便也想过门而入,可惜主子不准,他们便眼巴巴的在围栏外瞧着。

这一段路没有太大的起伏,风景也漂亮,走的惬意的很,山谷夹着草原,牛马坐卧其中。

趟过这片草原,好日子也便到头了,接下来的路,大多是爬升。从草原尽头的斜口插入上山,沿石子路翻过隘口,从隘口可以望尽这一片山谷中的草原。

从隘口下去,是一汪碧蓝的小湖,湖不大,尤其从山上望去,更像是一滴眼泪;隘口对面,是一座巨石山,巨石上铺满了绿色的苔藓,庞然大物一般卧在那儿,从隘口下至湖底,再沿着那巨石上直通云霄的山路爬上去便到了客栈,怎么看怎么叫人绝望。

从隘口下来的山十分陡峭,路却异常的好走,之字形的路修葺的平坦舒适,遛着弯也便下了山。

下了山后,天色转阴,稍事歇息便转而上山了。山雨欲来风满楼,刚爬到半山腰,乌云已经笼罩了群山,山风呼啸着,庆幸有这百十来斤的肥肉压着,最多吹个趔趄,吹走尚需功夫。三个人换上冲锋衣雨衣,山雨也便从天上泼浇下来,整个天际都是暗的,世界末日般的山雨让人绝望。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头,也怕天黑赶不到客栈,便迎着风雨继续上山。

两个小时后,终于穿过了云端,到了山顶客栈,四周一片云里雾里,偶尔远山能露出个山尖。

不过还不是看景的时候,浑身湿透加上连续走了近十二个小时,还是赶快冲个澡暖和下身子。

Refuge Lagazoui始建于1965,历经祖孙三代,在此之前Lagazoui山因高而陡,曾在一战期间作为奥匈帝国伞兵营的驻扎地和训练地,山上的岩壁上经常会看到秘密洞口和隧道。一战后,Refuge Lagazoui的创始人萌生了在这山顶建客栈的想法,才有了这个山巅上的客栈。

晚上吃饭的时候,旁桌的意大利人告诉我们,出发前可以在网上订购Dolomiti Passport(https://www.dolomiti.it/en/nature/mountains/passport-to-the-dolomites/),每走过一个客栈,都可以盖上该客栈的章,就像朝圣之路那样,可惜 出发前不晓得。。。等下次吧。

晚上吃完饭后八点就躺床上了,Lagazoui是绝佳的日出观赏点,定了5时的闹钟,明早看日出。

2018814日星期二,🌞转☁️转🌧️

Rifugio  Lagazoui -> Rifugio Cinque Torri 16km ⬆️431⬇️1021

早上5点,闹钟一响便麻溜的起来了,一是怕响得太久,扰到同屋其他登山者,Lagazoui的客栈是二十人的上下铺。出门来,天还很暗,只有朦胧的暗蓝色深沉的光,勉强能看到山间的小径。客栈西边有两个山头,最近的那个是观日出的台子,栈道修葺的极好,闭着眼都能走的,隔着不远500米是另个山头,山头上竖着十字架,大概是附近最高点了,西方人爱极了在山巅竖十字架。。。

观日台上等了二十来分钟,天也明亮了许多,东边山巅处透出一些光来,头顶上的天是万里无云的,可是东边乌云密布,云层太厚,估计看不得日出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客栈里也渐渐走出人来,摄影爱好者都扛着长枪短炮往山头来了,等到6点多,东边的云层越来越厚,日出已经无望了,便在周遭的山头上转悠,没有日出,云海的景致也是别具一格的,等景不如碰景。散漫山间的云朵,衣裙飘带似的环绕着山头,此处应是Alta via1路上的第一个G点了。

看过日出7点开饭,吃完饭后,又流连的看了一眼这山巅的美景便准备出发了,今日路程不长,但预报中午有雨,也不敢大意。

从客栈出来的时候,经过很多隧道入口,是当年一战时期挖的,进去需要头灯,隧道很低,哈着腰才能勉强通过。

从山顶迅速下山,由于下山太快,错过了一个路口。。。跑到山下才发现走错了路。走错了路原因有两个,一是没有好好看导游书,下山又太快,二是手表里导入的GPX文件是错的,以至于跟着错误的路线走起来了。这种低级失误平时也经常犯,简称copy/paste似的失误,copy/paste时完全不过脑子,哪怕看一眼方向和路线图就知道错了。可惜已到山下,三人都不愿再爬回2000多米的山,便将错就错吧。从山上下来后,沿着公路,斜插入林上山,下午不多时便到了客栈。昨日与今日的客栈相隔其实不远,只隔着一个山涧,昨日在那边的山巅,今日在这边的山涧。官方路线时从那边的山巅迂回绕过山涧;而我们下到了谷底,再爬上了另一边的山。遗憾总会有的,留给下次吧。

晚上的客栈Rifugio Cinque Torri以旁边的五个巨石为名,客栈旁边曾立着5根高耸入云的石柱,所以这一片的山也叫做Cinque Torri,据说2004年的时候有个攀岩者不小心弄断了一根。。。现在也就变成了4根石柱了。。。

客栈始建于1904年10月4日,一战期间是意大利军队重要聚集点;昨日的客栈是奥匈帝国的伞兵营所在,中间的山涧便是当时奥意边境,这里也就是一战奥意的前线了,意大利国王Vittorio Emanuele III曾亲自来这个客栈督战。客栈的陈列窗里有当时没用完的手雷迫击炮等等。

今晚住宿条件相当好,三人间,自己的房间终究比多人间睡的安逸。

2018815日星期三,🌞转☁️

Rifugio Cinque Torri -> Rifugio  Citta di Fiume 16km ⬆️431⬇️1020

早晨照例,6点就醒了,从客栈出来,围着五根石柱跑了一圈,攀岩的人已经到了石柱下边开始准备攀登了。希望你们不要再弄断一根。。。很疼的。。。

8点吃完早饭从客栈出来上山,爬了不久便到了Refuge Scoiattati,短暂的休息后继续上山至Refuge Avreau。这一片的客栈选择很多,废弃的房屋也很多,大概当年作为兵营用。海拔一步步升高,一步一景,回望昨日的石柱,隔望前日的远山。

后来同行的徒步者告诉我们,Avreau是他们一路上吃过的最好吃的客栈,我们也便这样错过了。。。

Refuge Avreau在山坳处,前行有两条路,一条是左行上山至Refuge Nuvolau,然后从Nuvolau山巅上爬过去;一条是绕过Nuvolau山脉,走山下的道路。上行的道路虽然近并且风景好,但难度大,考虑到同行的同学还是决定走下行的道路了。只是错过了Refuge Nuvolau,后来遇到的德国夫妇告诉我们Refuge Nuvolau是dolomites地区历史最悠久的客栈,建于1883年,也是风景最好的客栈,只在夏天开放。就这样遗憾的错过了,否则无论如何都要在上边呆上一宿的,继续把遗憾留给下次吧。。。

从Refuge Avreau转下山来,围着Nuvolau山脉转了一圈,山上开满了粉红色的野花。

从山上下来来到Refuge Passo Giau,Refuge本身是UNSCO挂牌的小博物馆,展出Dolomites山区出产的各种矿石。Refuge提供汉堡啤酒,一共十块,便坐下吃午餐,第一次遇到了接下来几日将陪伴我们的John老爷爷,和我们坐同一张桌子,在旁边喝可乐,之后再详细介绍老爷子。

在客栈短暂休息后,继续上路了,刚出发不久,赶上羊群,密密麻麻的铺在山野上。照片远拍不出羊群闯入眼帘的震撼。

翻过山拗口后,John老爷子便请求加入我们的队伍。Hikers are family,why not?

从山拗口翻过,是一段极为舒适的草甸,远处有几头野驴,驴妈妈带着驴宝宝在山巅上闲庭漫步,另一对情侣在一旁虐狗,享受着69带来的乐趣,全然不顾旁边未成年。

六时左右抵达了客栈Refuge Citta di Fiume,正赶上客栈的牛群躺在菜地里怡然自得的啃着晚饭,那安逸的神态着实让人倾羡。

客栈上下两层,下面是餐厅,上层拥挤的堆砌着五间房子,每间房子也充分利用每一处空间塞满了上下铺,屋子里鲜有空间挪动身子。Dolomites山区客栈另一个特点就是洗澡投币,虽然在其他山区客栈也遇到过,但Dolomites大多数客栈洗澡都是要投币的,每家客栈价钱也不尽相同,想起了小时候游戏厅的日子。Refuge Citta di Fiume两欧一枚洗澡币,一枚币洗三分钟。山里洗澡的攻略:第一枚币打湿身子,打洗头膏沐浴乳,第二枚币冲干净。节约水,环保,挺好~

说到老爷子,老爷子叫John,来自纽约,今年74岁,在一家图书出版社工作。老爷子每年都要奖励自己走一条长线,欧洲许多徒步线路老爷子已经开发过了。老爷子独自一人来走Alta via1,妻子在终点不远处的小镇Bassano等他。老爷子走的很慢,很小心,老爷子说,我不怕走的慢,只怕失去走的勇气。与我的理念不谋而合,决定接下来的日子都带着老爷子走。回去好好教育我父母,“你看看人家老头子~”

晚上吃饭的时候遇见了接下来也要朝夕相处的德国夫妇,Thomas和Christina,来自汉诺威旁的小镇。之后再详细介绍吧~

2018816日星期四,🌞转☁️

Rifugio  Citta di Fiume -> Rifugio Coldai  21.13km ⬆️813⬇️️1065

老爷子可能觉得我们速度有点快,跟着有些吃力,便跟着另一对年龄相仿的意大利混交夫妇(一个意大利人一个英国人)一起走了。。。

从客栈出来,沿着昨日下山的路继续下山,绕过Pelmo山,下到客栈Refuge Passo Staulanza,一个公路旁的小客栈,老爷子和意大利夫妇在这里喝一杯,我们还不累,便继续上路了。先是沿着公路走了一段,后转入小土路,虽是土路,但也是可以走车,所以非常好走。经过一个卖奶酪的农家,奶酪的臭味引来了方圆数里的苍蝇。此处却是回望Pelmo山的好地方。

从农家出来后再翻上一个300米的小坡不多久便到了Malga Piada——一个关了门的杂货店。也许是靠近城市,也许是通公路,也许是路好走,今天路上徒步的人格外的多。Malga Piada旁边是一个大羊圈,密密麻麻的塞着几百只羊,羊膻味老远都闻的见。

短暂休息后便开始沿着之字形的道路往山上爬,今日的客栈Refuge Coldai在Coldai山山腰上,始建于1905年。爬到客栈的时候刚过12点,但客栈已经人满为患了。由于客栈风景好,旁边有一个Coldai高山湖,山头靠近公路,交通便利,是很多意大利人过周末的好去处。不过大多数人只是上来看看风景吃个饭便下山了,留下的,还是我们这些行者。

今日其实还有另一条路线,从昨日的客栈上Pelmo,从Pelmo的山坳处爬过,下山迂回过来,听说风景更好,但需要六个小时,考虑到队员的体力,选择了容易的路线,这条风景更美的路线留到下次跑山吧,哈哈~

吃了午饭,睡了午觉,下午暖洋洋的,如前文所说,客栈旁边有湖,离得不远,几百米的距离,翻个小山坳便到了。睡醒了,去湖边溜达一圈。出门的时候,正好遇见土拨鼠先生,他望着我,我望着他,谁也不许动。可惜没有带红萝卜出来,否则也能招待他一番呢。

湖水不大,镜子一般,反射着天上的颜色,湖旁开满了红的白的野花,只可惜半边天的乌云,否则也是共长天一色呢。

见有人在湖里游泳,便索性在湖里泡脚。高山湖水是刺骨的,但对于行走了多日脚是有好处的,解乏,相当于冷敷了。湖底浅浅的铺了一层软泥,踩上去便浮出泥花,落在脚上。湖里挤满了小鱼,与湖底泥巴一同的颜色,不仔细瞧是瞧不见的,将脚埋入湖底不动片刻,便有小鱼游过来了,在脚趾缝间游过,啃噬脚底的死皮,这项服务在洗脚城叫山泉鱼疗~

2018817日星期五,🌞转🌧️

Rifugio Coldai -> Rifugio  Vazzoler 11.86km ⬆️602 ⬇️370

早上从客栈出来,太阳刚刚升起,阳光还不那么的刺眼,山下的城市还沉浸在一片朦胧之中。

客栈出来绕过昨日泡脚的Coldai湖,并没有下至湖边,便左行上山了,山路一直沿着Forcelle Col Negro起起伏伏上上下下,但走的并不艰难。

客栈出来不久,听见山背出轰然巨响,接着便是巨石滚落的声音,持续了几分钟才稀稀松松的静下来,应该是山崩了,希望那边的徒步者与登山者无恙。一路上不少见登山者遗冢,多是骨灰级玩家,如溺水者多是水性好的人,无论是徒步还是越野,愈是爱山,愈要敬山,对山的敬畏,对自然的敬畏。

想起一庄子事儿,四月的时候曾带着一个国内的朋友去德国爬山,当时的路并不难走,只是因为刚下过雨,有些地湿路滑。朋友大发脾气“我摔倒了怎么办?他们山上就不能建些台阶扶手么?我受伤了谁负责?”记起刚来欧洲的时候,第一次去德国,坐车的时候看见对面来车便匆忙跳上去了,上去了才发现方向坐反了,更倒霉的是正巧遇见了查票。我辩解“Nobody told me I was on the wrong direction” 查票的说“Who are supposed to tell you? You should be responsible for yourself!”

Refuge Tissi是躺在山崖边上的小客栈,今日的路程会经过,稍微有些绕道,鉴于山崖上的景色,还是值得的。通往客栈的路由牛群“把守”着,几只粗壮的头牛各守一方,如果想上山,必须在他俩牛视眈眈的眼神下小心翼翼的迈过去。

到了客栈往上走便是山崖,山崖下是Allegne市,一座依山傍水的山间小镇,傍在Lago 的Allegne湖旁,从山崖上望去,可尽收眼底。

到达这个客栈的时候才9点多,老爷子,意大利夫妇,德国夫妇也相映赶到了,老爷子说,今天是他的休息日,便在这里住下了,可以好好的享受这一天的时光,这山间的景色,惬意的很。我们也本是可以在客栈吃午饭的,但山里赶早不赶晚的原则,加上近些日子天气预报都有雨,下午下雨几率也大,山雨轰然而至的猛烈是吃过苦的,所以哪怕路程再短,只要天朗气清,我都会催着赶路。

从Refuge Tissi下山后,绕过Torre Venezia峰,便到了。Refuge Vazzoler是一家坐落于山腰深林中的客栈,始建于1921年6月30日,外边一排长凳桌子围绕着客栈,是乘凉看山景的好去处。服务员是一位极其勤快的吉普赛女人,相比于意大利服务员的懒惰,吉普赛女人总是以小跑,蜜蜂采蜜式的在每张桌子落下,无论点菜上菜酒水咨询都是她一个人,从目前听到的交流中,她会且不限于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服务效率之高,让人叹服。

午餐三人都吃的是鹿肉,红烧鹿肉是德国一道名菜,鹿肉性温,补脾益气,温肾壮阳。用鹿肉配上红酒,佐以各种香料炖成,肉酥汤浓,唇齿留香。

吃完午饭,便去房间休息睡午觉去了,山雨如约而至,听着雨滴拍打着窗户,睡得倍儿香。

下午睡醒,雨也停了,出来遛弯,德国夫妇在客栈外研究地图。他们明天就要下山和我们分别了,在研究下撤路线。德国夫妇去年夏天便来了Dolomites,走了北边一段到Nuvolau,这次接着走的。德国夫妇每年夏天都来山里徒步,一路上形影不离,男子前面执杖开路,女子后便紧身相随,累了,女子便躺在男子怀里,坐在山巅上亲亲我我。令人倾羡的一对儿。

2018818日星期六,🌞转🌧️

Rifugio  Vazzoler -> Rifugio Carestiato 14.87km ⬆️528 ⬇️️931

早上起来不到六点,德国夫妇已经收拾好行装吃好早饭,他们今天要赶路,便提前出发了。我们依然按照我们的节奏,吃完饭,从客栈出来,继续沿着昨日下山的路往下走。今天的路很短,也很好走,一直可以回望见昨日头顶上的那片山。

下到接近山谷的地方,有一小路翻上山,翻过两个山坳便到了,今日的客栈依然藏在树林中,不走近瞧不出来的。中午一点抵达客栈后,房东的金毛一头扎在草地里睡的跟死猪一样,我们也便吃饭洗澡睡觉觉。

客栈身后有一条小路通往后山,后山有条小路,是via Ferrata,需要装备或是专业向导带领走的登顶路线。本计划跟着登山向导尝试一下via Ferrata,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昨日晚上是嫌弃客栈的毛毯不干净,便只钻进了自己带的床单,结果不作死便不会死,有些轻微的感冒,有些乏力,所以还是呆在客栈睡觉稳妥。我们三人住的是三人间,是一间面朝山谷,春暖花开的观景房。推开窗子边能望见整个山景,下午的暖阳透过花瓣打在屋子里暖洋洋的。

2018819日星期日,🌞转☁️

Rifugio Carestiato -> Rifugio  Prampert 17.21km ⬆️742 ⬇️707

昨日的感冒并未见好,只是脑袋有些昏沉,不影响带路。从客栈一直下到公路,公路旁有两家客栈,客栈旁边是个马圈,一匹公马,壮硕无比,两头母驴,还有两只小的。。。我们猜,是骡子。。。

在客栈短暂休息后,沿着公路走出一公里,左拐上山,爬到山半腰,神奇的又遇见了John老爷爷,老爷爷从Refuge Tissi下山后并没有按照官方路线,抄小道迂回到我们前边,见老爷子又成了一个人,便让老爷子跟着我们走。

这几日的路长得都差不多,景色也有些相仿,绕过Castello di Moschesin,到达隘口Forcelle del Moschsin。隘口处有一废弃的石屋,盘下来改造下也能开家客栈呢。隘口处的路有些蛊惑,一条下行,一条沿着山腰爬向另一个隘口。下山的路清楚的表明Alta via1,老爷子和我们走了一段,总感觉不对,研究了下地图才发现是右行的路。沿着山腰翻过另一个隘口,也便到了客栈Refuge,Refuge就在Prampert山脚下,被我们评为最良心客栈,洗澡三块钱不限时,免费供应冰淇淋,除了住宿是简陋的铁架上下铺外,没毛病~

2018820日星期一,🌞转🌧️

Rifugio  Prampert -> Rifugio Pian de Fontana 8.33km ⬆️517 ⬇️763

今日只有6公里的路程,但据向导书的说法,是十一天中难度最大的一段,考虑到下午下雨,依然不敢大意,早早启程了。

出了客栈沿着昨日来时的路走了一段,遇岔路左行上山,已经连续走了十天了,大家的体力消耗殆尽,爬到山坳已经喘的不行了,山坳处的风景依旧很美,坐在山坳处休息,昨日客栈里的驴友们也陆续赶了上来,大家说,相逢一场便是缘,照个相吧。大家便在这山之巅有了唯一的一张合影,明日终点后,大家将各奔东西,照片里的大多数人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再遇见了。。.

山坳处休息的差不多了,往北走,继续上行,翻上一个山巅,也是书上说的最难的部分,对比GR20,完全没有难度。。。只有一小段路程需要手脚并用的攀爬,容易的很。

最爱沿着山巅行走,两边的景色尽在脚下。沿着山巅走到尽头便到了Belluno大峡谷,据向导书上所言,Belluno大峡谷是Dolomiti最古老的大峡谷,峡谷里面物种丰富,峡谷里最古老的生物可以追溯到Ice Age。

从Belluno峡谷一路下降,物种的确感觉丰富了许多。满山谷飞舞着五颜六色的扑棱蛾子。。。小白兔说,这里是蝴蝶谷。

由于只有6公里的路,11点便到了客栈,客栈没有热水,大家也就将就了,反正最后一天。客栈由几间石房组成,中间最大的作为餐厅厨房,门前是观景平台,几条长凳横竖的摆着。下午睡醒后便坐在观景平台上看着牧羊犬驱赶着羊群,享受着山中最后的时光。

世界上最美的爱情——陪你观群山,览众海。

山上的寻人启示

🐑:“狗日的,老子吃个草都吃的不踏实。真他娘的狗仗人势!”

2018821日星期二🌞  

Rifugio Pian de Fontana ->Pista Bus Stop ->Belluno 18.06km ⬆️316 ⬇️1446

早上起来,吃完早饭下山,今天是最后一天,回头看看山,挺舍不得的。

今天就要说再见了。

吃完早饭,沿着昨天下山的路,继续往下走,下行一段再翻个小山坡便一路下坡了。下山的路很好走,起初是枯叶落下铺垫的林间小道,走上去松软可人,膝盖舒服极了。

客栈Refuge Pian de Fontana是最后的转折点,宣告着山里生活结束,即将回归文明社会。客栈里可以买公交车的票,比公交车上买票要便宜。过了客栈之后的路也异常好走,修的是车道,小跑都没问题的。

下山看着渐行渐远的山,寻思着何时我再来。

下到公交站,刚过12点,要赶12点48的车,不一会儿,大部队也便陆陆续续下来了公交站离Belluno不远,不到30分钟的车程,车子尚未停稳,老爷子便急急忙忙的下车赶火车去找媳妇儿了。我们三人便在Belluno寻一馆子吃顿大餐庆祝一番。店子座落于偏僻的小巷,找到他得益于大部分饭店都关门过暑假去了。虽然是寻常巷陌,却是意外的惊喜,价钱不贵,菜味出奇的好,主菜一道Tartar de deer,除了没吃饱了,其他都挺好~

Belluno不是一个旅游城市,吃完饭逛了一圈,屁大的城市,嘛玩儿没有,想买个旅游纪念品都没有,买明信片都要去Tabac,买了二十张便几乎包园儿了。。。于是三个人便回旅馆呆着了。

躺在旅馆的床上,看着天边的远山——我们曾从那里走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