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勒芒湖走到勃朗峰

COVID元年,病毒肆虐,封锁了半年的人们,再也锁不住悸动的心。六月底解禁,7月,人潮涌动,从城市包围农村。

按照习惯,8月是要徒步的。

4月定的计划,本是要走Haute Route,从Chamonix到Zermatt。

7月底,风云突变,大量的人潮带动不止是衰败的经济,更是病毒的流通。村儿里病例陡增,瑞士高筑门墙,将卢村儿拒之门外。

临行前两周,改变路线走GR5,7天,140公里,从勒芒湖走到勃朗峰。四人成行。

GR5是一条纵跨欧洲的徒步路线,北起荷兰,经比利时,卢森堡,入法国,穿瑞士,再回到法国直到蔚蓝海岸的尼斯。全程2600公里,我们的路线只是总路线的二十分之一。

8月15日,从卢森堡驱车7小时,泊车于Annemasse,转火车到Thonon les bains与小伙伴们会和。

Day1 Saint-Gingolph -> Chapelle d’Appondance 23km↗️1800

徒步起点在Saint-Gingolph,一个横跨瑞法边境的城市,城市分为法国区和瑞士区,以河为界,一桥之隔。

第二天清晨一行四人打出租到徒步起点开始徒步。每次徒步的第一天都是漫长的,痛苦的,折磨的,在城市里呆久了的身体突然到了山里,如扔进油锅的青蛙,肌肉炸裂的痛,更何况是隔离囚禁在家了半年的身体,一个个养的白胖胖的,拉到市场上就能卖。

但久违了山野,看到山还是兴奋的。一路从海拔500爬到第一个山坳口Col de Bise海拔2000,回望还能看到日内瓦和勒芒湖。

从Col de Bise翻下山谷,遇到了路上的第一个客栈Chalet de Bise,Chalet坐落于山脚下,旁边有停车场,所以往来的游人很多,店家养着一条跛了脚的圣伯纳犬,狗狗年迈,每走两步都要趴在地上喘上几口粗气,眉心的毛发已经发白,浑身的毛发粗糙、涩手、交错支棱着,口水夹杂着地上的泥土顺着咽下的毛往下流,这是暮年的狗,但也能看出年轻时的英姿。圣伯纳犬是阿尔卑斯特有的犬种,生于瑞士,18世纪,圣伯纳修道院的教士们饲养圣伯纳犬作为向导犬,寻找在阿尔卑斯山迷路失踪的登山者。

别过Chalet,翻过山岗,再下山便是要住宿的城市了。

晚上夜宿Chapelle d’Abondance,一个夹在山谷中的小镇。晚上,小胡接到家里电话,家中急事,临时下撤。

余,三人。

Day2 Chapelle d’Abondance -> Refuge de Chesery 23km ↗️1500

第二天清晨,山腰间散漫着晨雾,直到晌午,阳光打过树林,才散的开。

然而好景不长,中午过后,云层越积越厚,怕是后边要下雨了,好在今天的路程不难,多是土路缓坡,慢慢溜达着就是。

下午四时,过了Col de Bassachaux,阴风袭来,多了几分凉意,再往前,过了Col de Chesery便是瑞士了,过了边境也便到了客栈,卢森堡人即将偷渡瑞士成功!此时,天上的雨滴已经零星的打了下来,航哥哥已经一骑红尘奔向客栈了。

来到客栈,瑞士人自豪的说,我们瑞士室内不需要戴口罩。👍佩服瑞士人的迷之自信。

客栈坐落在法瑞边境的一个小湖边,店家也是当地的牧羊人,手下八佰多号羊,傍晚的时候,羊群归来,熙熙攘攘的挤满了整个小山丘。这个时候尤其的想吃火锅,瞅准了哪只小肥羊,大腿上宛下一块儿来,肥瘦相间的,片成薄片儿,丢入沸腾的红油里,上下三个来回,肉色一变便捞出来,沾上满满的芝麻酱蒜泥儿香油调成的酱汁儿,往嘴里那么一送,什么珍馐什么美味,在这小肥羊面前,全TM扯淡

Day3 Refuge de Chesery -> Refuge de Bonaveau 22km ↗️1000

早上起来,天上依稀飘着小雨,但绕过Chesery湖,便放晴了。

今天天儿不错,路也不难走,就是沿着山腰上的雪道,远远的就能眺见远方的Dent Midi和Dent Blanche。

Col de Coux是今天路线的最高点,也是法瑞边界,右转入法国继续GR5的路线,左转入瑞士走Dent Blanch的环线。

当初设计线路时 ,总嫌得GR5太短,走的不过瘾,在地图上摸索着,发现Tour du Dent Blanch和Tour du Dent du Midi。两座山峰都在瑞士境内,Dent Blanche高4357,是阿尔卑斯山脉第七高峰,常年积雪,呈完美金字塔形,是周边山群里最高的山峰,显得尤其壮硕;Dent du midi海拔3257,由石灰岩构成,在Dent Blanche旁边,便显得娇小很多。

两条路线都很美,最后取舍了许久,选择了环Dent Blanche,留着Dent du Midi跑越野。

从Col de Coux下来沿着Dent Blanche山腰上的小路,天上的云渐渐聚拢起来,很快就把Dent Blanche的顶峰遮住了,再后来,下边的冰川也不见了,快到客栈的时候,雨滴子就铺天盖地的打下来了。这两天蛮幸运的,白天晴空万里,又没有艳阳高照,走路舒服,看风景也惬意,只是快到了客栈才落下雨滴。

Day4 Refuge de Bonaveau -> Refuge de la Folly 25km ↗️1500

今天注定是艰苦的一天。之前定住宿的时候,中间唯一一家客栈订满了,迫不得已,两天的行程并做一天。

早上六点便起来赶路了,好在今日大晴,要爬的山,脚下的村庄,远处的冰川都能望得见了。

今天的路相对于前两天要虐的很多,因为不像GR5那样的大众路线,这样的野路子往往是不太好走的,多是要手脚并用的爬上爬下,之前做攻略网上也没能找到太多的资料。从客栈出来,一路上升,爬至岩壁处,靠着山上的绳索攀上岩壁,来到山谷的坳地。远处的羊群排成一列,在陡崖上如履平地。

来到山坳时正值晌午九点左右,太阳刚升起没太久,阳光透过天上的鱼鳞云照在山上。

走在山凹的时候,怎也望不见远方的去路,还一直纳闷儿,生怕走错了,但无论路标还是地图都显示的是那个方向,直到走到了道路尽头,才发现了问题所在,这是一条直上直下的路,落差有80米,大概二十层楼的高度,因为没有额外的保护加上每人身上10公斤的背包,一失足,必成千古恨。

小方不怕的,去年跟着我经过了司徒白的洗礼,这种路应该没有问题的;而航哥哥有恐高。这种路就怕恐高,头晕,目眩,脚打滑,是尤其危险的。小方打头阵,航哥哥中路,我殿后。从悬崖上爬上去,山顶的小洞穿过,翻到山的另一侧便豁然开朗了。

然而翻上去后并不是一马平川,由于海拔高,上了雪线,不少地方有了积雪,加上顶峰多是巨石,单是风就能把人吹个趔趄,走的异常艰辛。Tete des Ottans是今天的最高点,海拔2500米,远处就能望见几天后的终点勃朗峰了。这里也是法瑞边境,路标渐渐的不清晰起来。瑞士徒步很大一个问题就是路标,往往没有法国标示的清楚,别看法国人懒散,但在玩上面绝不含糊的,徒步路标格外的清楚明了。

找路的时候,又遇见一对法国的夫妇,五个人无不尽其极,手机,地图,GPS,能用上的都用上了,五个人寻寻觅觅找出了一条路,好在没有耽搁太久的时间,也没有走丢。

从山上下来,已经将近4点了,前文说到,由于旅馆订的晚,没有订到中间旅馆的床位,也就是说,下面还有三分之一的路。

经过一天的洗礼,大家已经力竭,而山里最怕天黑,天黑的又早,6点就开始擦黑了,赶夜路是十分危险的;旅店客栈也是个问题,担心到的太晚房间被取消,也没有晚饭,这在山里是最糟糕的。于是决定分兵两路。航是跑越野的,百公里成绩也就十个小时,对他不担心,于是拜托航哥哥单马轻骑先赶往客栈报道,保持联系;我陪着小方后边慢慢走,保证小方的安全。

最后的一段路有两条路线,都是要翻过山坳的:一条路短,但更艰险,要爬岩壁,路也不好找;另一条长一些,但相对稳妥。鉴于天色已晚,选择长而稳的路线。这个时间,已经没有功夫去照相眷恋景色了。

6点半的时候,接到航哥哥短信,已经抵达旅馆;我和小方已翻过拗口下至半山腰,7点40我和小方抵达客栈。天已全黑。

讲真,下次带队不敢这么玩了,好在这次队员给力,有惊无险。

Day5 Refuge de la Folly -> Sixt Fer a Cheval

今天的行程就轻松了很多,基本上就是休闲溜达下山,经过小城Samoen然后到小镇Sixt Fer a Cheval,半天的路程,半天的休整。

由于昨天扭伤了脚,脚上也磨出了泡,所以我让航和方先走,我在后边可以慢慢溜达,结果两位一直在等我。。。搞得我也不好意思走的太慢😓

Sixt Fer a Cheval被列为法国最美的小镇之一,周边环山,坐落在峡谷之内,峡谷成马蹄状,将小镇裹于其中,有大小数十条瀑布,从峡谷上奔涌下来。

到了小镇一点刚过,小镇的体育用品店可以租用自行车,背包放在客栈,骑车去看瀑布。

Day6 Sixt Fer a cheval -> Refuge Moede Anterne 21km ↗️1600

经过一天的休息,腿脚舒爽了好多。

今天小雪会在山上的小平原上等我们,陪我们走一段。曾在之前的日志里介绍过小雪,“辘轴般蠢坌腰肢,棒槌似桑皮手脚。”孙二娘一般的英雄人物。小雪目前在Chamonix做高山向导,今日无事,便来与我们在山间会和。

旅馆出来转上山,途径三四处瀑布,瀑旁的林中一群人在做瑜伽,诺,便是瑜伽冥想的好去处呢,只是。。。你们挡到人家的路的啦。。。

爬了一千米,转上山,小雪已在一棵大松树下久坐多时,眺望着远处的勃朗峰峰顶。

休息了片刻,便继续赶路,小雪提着杀威棒,护送我们前行。Anterne小平原是土拨鼠的乐居地,只要你用心,时不时的便能从草丛中看到土拨鼠冒出头儿来。

翻过平原是一汪碧水,高山湖的湖水碧青的发亮,如天上的玉佩掉落在山间。小雪因为时间原因要赶着下山,送别了小雪,三个人便在湖边泡脚,晒太阳,直到太阳西斜,日渐发凉才继续赶路。

从湖边翻上来,勃朗峰就忽的一下闪在眼前了。十年!十年前第一次徒步,环勃朗峰,十年后,再回到她的身边。这山,这景,怎也看不够,不舍得下山。

天色渐暗起来,风也愈发的呼啸,航说,再不下山就没饭了,怏怏的才挪动脚步,往山下的客栈走去。下山的时候,正遇到两只大角羱羊,这种羱羊在阿尔卑斯山是不少见的,常在海拔1800到3000的陡峭岩壁上活动,但因为毛色与周围环境相近,往往不容易被发现。

从山上下来,便是客栈了,由于是旺季,客栈订单系统出了问题,我们的订单没有被保存,客栈老板便借给我们三个帐篷让我们在外边露营,然而露营总比挤在大通铺强,我们欣然接受,并相约凌晨一点出来看银河。

仰望星空,人学会了谦微。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Day 7 Refuge Moede Anterne -> Chamonix 10km ↗️800

今天是徒步的最后一天,终点在Chamonix,航哥哥要赶下山驱车前往Vanoise跑越野比赛(这是个牲口。。。不知道累的那种😓)

我和小方翻上Col de Brevent,坐滑翔伞飞下山。

尾记

二零二零,太多的不幸,伤感,离别,泪水。送别了朋友,远离了亲人,回不去的那个家;而不变的只有那座山,十年前她在那儿,如今还在,下一个十年呢?

有时候常常会想,人为什么活着,活着又为了什么?在自然面前,我们如草芥;在宇宙里面,我们似蝼蚁。

宇宙的尽头又在哪里?在盘锦?

时光穿梭,人生几何?再回首,依稀昨夜风雨,惟有泪眼婆娑。
光阴似箭,往事如歌。念去去,记得伊人娇容,叹得日月蹉跎。
春去冬来,花儿犹在,人未果。
四海为家,异国漂泊。
人生短暂,心痛处,唯有花儿凋残,树叶零落。
记于2020庚子年11月22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