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还在

年初的时候,ying抛给我了个链接《30岁华人博士在美遭枪杀》

“我同学,我们这届实验中学的。”

“挺惋惜的,本来一路开挂的”

“嗯,父母一定很伤心”

后来就看到了霏霏的状态。

“他是我大学本科时候的男朋友 后来他去美国读博了就失去了联系”

“没想到再次听到他的消息竟是这样的方式 有的人多年不见却仍然在心底不曾褪色就像从未走远一样”

“你也是这样的朋友 要保重哦”

柴静的《看见》里有这么一段,写汶川地震的。

“我爱人就是怪我这事,我原来是军人,她知道如果我路上没耽误,去了一定能救出我女儿”

我想说他已经尽力了,这是无能为力的事。但觉得这话没有意义,他也不需要我说什么。四川人说“火落在脚背上”这个痛别人明白不了,烙着他,折磨着他,没办法了,喃喃自语一样说出来。他说最难受的就是觉得孩子不会怪他,“如果她还活着,要是写作文,肯定会写《我的爸爸》”

志全说:“她那天早上说,爸爸,给我买一个冰淇淋,我没给买。我就是后悔,两块钱一个的冰淇淋,我为什么没给她买?”

2015年11月13日,周五晚上,从健身房出来,收到数条短信“还好么”

“好,为什么不好?”

直到回到家,才知道巴黎恐袭,出事儿了。

那一晚,大家都没睡,互相报着平安。

还好,我们都还在,都还活着。

那年,女朋友的离开,我的生活中突然就这么少了一个人,家里到处都是她的痕迹,她的味道,她的影子,我却再也寻不到她了。

如歌里唱的

没有你

我真的有点不习惯

一个人来吃午饭

你总喜欢馄饨里头加个蛋

放多少醋你也不嫌酸

加多少辣椒

放不放大蒜

我自由的不习惯

嗯,“火落在脚背上”,贴切。

人痛的是曾经的拥有,伤感的是曾经在一起的习惯。

霏霏说

“如果想问候谁,就及时问候吧”

“给别人以温暖,不留遗憾”

嗯,珍惜每一次相遇,趁着,我们都还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