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格峰下

艾格峰坐落于瑞士中部,Interlaken以西,伯尔尼山脉上的一座高峰,与少女峰,僧侣峰并肩成行,巍峨耸立。艾格峰以其北壁而闻名,平均坡度70度,垂直落差1800米,刀削出的绝壁上连雪花都难以驻足。艾格峰因其险峻,被誉为欧洲第一险峰。

艾格峰下坐落着Grindelwald小镇,一个冬天滑雪,夏天徒步的胜地,一年四季都挤满了观光的人群。Eiger Ultra trail便是从这里出发的。

中签

初次听到艾格,是两年前,航从那里跑回来,说,绝美。从此这颗种子便在心里扎下了根,而这一扎就是两年。

艾格的比赛是需要抽签的,每年报名的人都趋之若鹜,全世界上万人都守在电脑前,等待着开放报名,去抢那几千个名额。开放报名的那一刹那,如开了闸的洪水,过载的流量往往让网站不堪重负,短暂的掉线也不能阻挡人们的热情,一遍又一遍的刷新着网页。报了名后,便是漫长的等待,盼着抽签的日子。发榜的日子是盛大的节日,中签的喜悦如同高中了状元。

是的,我就是那个幸运儿。

D Day

2021年7月16日,老爹的生日,早上给家里去了电话后,9点左右便出发了。不知是因为比赛还是有什么其他活动,进入瑞士后便开始堵车,然而必须6点之前赶到起点到组委会报道领取号码,否则就视为弃权。情急之下从下路口拐入山路,抄小路赶路,崎岖的山路开的十分酸爽,豪横的瑞士人在360度的弯也能开出80迈的速度,十分佩服。。。

开了七个小时的车,总算5点赶到,领了号码牌赶往露营地。

到露营营地的时候已经6点,搭帐篷,架起气罐烧水煮面,准备9点睡觉,结果开了一天车,背部开始抽筋,折腾到12点才睡。。。心里开始担心明天的比赛。

比赛日

6点半起跑,4点起床,睡了大概不到三个小时,开车下山赶往起点,在停车场吃早饭,热身,检查装备。希望一切顺利。

Eiger Ultra Trail分三个距离组,35公里,51公里,101公里组,由于疫情101组取消,我报的是51公里,累计爬升3000,关门时间14个小时。

起跑是分组的,我是6点半组的,6点,最后一次检查一遍强制装备便来到了起跑区域。此时天空刚蒙蒙亮,云雾笼着山间,太阳还没升起来,只用金色的裙边拨开云雾,预示着一天的好天气。

六点二十五,DJ开始挑动人们的情绪。6点半,亢奋的音乐怂恿着出征的步伐。虽是清晨,路两旁挤满了人群,欢送着出征的勇士。沿着沥青的小路,跑出了海拔1034的Grindelwald,出了Grindelwald便开始上山,一段8公里,上升1000米的大坡。起初的八公里距离没有拉开,人挤人根本跑不动,只能随着大部队溜达。

来到第一个打卡点Gross Scheidegg,海拔2000米,状态还不错,8点18,领先关门时间一个半小时。简单的补水后便继续出发了。

一段爬升后,来到First,一段沿山崖环形步道,两个崖壁中间连接着一段悬空的铁索链桥,跑在上边左摇右晃,但一切都在云里雾里,头顶着云,脚踩着云,看不出云下悬空的悬崖,也便不觉得有什么害怕。山顶一群孩子晃动着巨大的牛铃为选手鼓劲,简单的补水后继续赶路了。

由于欧洲近段时间连绵的雨水,卢森堡德国相继洪灾,瑞士自然也好不到哪里,连日的雨水让路程变的泥泞,漫天的云雾遮盖了艾格本应有的雄壮,成了羞答答的少女。但也不是没有好处,没有了当头的烈日,不会因为过分出汗而缺水缺盐。

下降赶往Bort,途径海拔2265米处美如仙境般的Bachsee,这是官方宣传图的取景地,选手从湖边掠过,摄影师藏在一侧,艾格峰在湖中倒影出完美的影子,与选手交相辉映,可惜因为云雾便没了这番景致。

过了Bolt,一路不断爬升下降,下降爬升,体力尚好,不累,一路溜达来到Fled牛鹏休息站,该休息站安排在牛棚里,浓郁的奶酪味夹杂着牛粪的清香,让你分不出哪个是粪哪个是酪,我受不住这刺鼻的味道,补了水,拿了能量棒便踉跄着滚出牛棚,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过了牛棚补给站,艾格最虐的路段来了,爬到最高点,将近500的垂直爬升,而且坡度异常陡峭,对于体力损耗过半的选手无论心理还是身体都是一个考验。我五步一喘,十步一停,缓慢的上升,中间被无数人超过,没办法,上升是我的短板。。。我只能靠着手表的海拔记录,告诉自己还有300, 200,100,而最后的一百却异常艰难但总算穿过云层挨过去了。这里是全程的最高点Faulhorn,2680。

在faulhorn稍事休息,停留了片刻,便继续往前跑了,因为这一段路在背阴处,上了雪线,多数路段都是在雪地里打滚,滑倒也便成了家常便饭。

而后来到了海拔1967米的Schynige Platte,这一段路应该是艾格的精华路段,左手崖壁下边就是interlaken,两个湖碧玉般的垂手可得,右手边隔着山谷,艾格,少女,僧侣峰三座大山高耸着,一路下坡应是跑的十分惬意的,可惜一切都笼在了云雾中。。。

跑完第二天天气大晴,气不过,趁着天好再次上山拍照片飞无人机。。。。哼哼哒!

从Schynige Platte拐下来基本上就是一路下坡拐入树林了,由于下雨一路上全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泥,跑不起来,也跑不动,加上昨天晚上缺乏睡眠,头疼欲裂,一瘸一拐,一拐一瘸,艰难前行,这一段路速度掉的厉害,一小时都到不了三公里,风景也渐入尾声。

过了最后一个打卡点,便下到了城市,离终点也就剩最后五公里了,但腿脚也不听使唤了,时间还有,慢慢溜达吧。直到回到Grindelwald,人群夹道欢迎,所到之处,无不充斥着加油呐喊声,便再也偷懒不了了,提了提最后一丝力气,勉强的跑起来,冲过了终点。

奖牌是一块艾格峰山上的石头,由瑞士工匠手工打磨,如指纹一般,世上绝无仅有。

人生完赛的第一个50+公里,用时12小时。

后记

赛后的几天,躲在帐篷里歇脚,瑞士的露营地多躲在山间僻静处,远离城市繁嚣。在瑞士,总觉得住旅馆是一种浪费,对不起这山,这水,这拉开帐篷帘子便涌入眼眶的盛世美景。

视频记录:

艾格峰下”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