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21

照旧,写年终。

2021似乎过的很快,在家工作的日子似乎感受不到了时间的存在,唯有阳台上的花朵昭示着阴阳转合,冷暖交替,季节的变换:嚯,又一年了。

这一年,就像我体重的变化,似乎减了,又减了个寂寞。

年初的时候,小文远赴加拿大,朋友们张罗着一起过年,当年一起玩耍的小伙伴远赴他乡,心中的乌托邦,也随着时间,随着朋友们的娶妻生子,工作变迁,一个个被击破。聚散离合,苦难苍老,都蕴含在每一个人的体内,总有一天我们会与之遭逢。我们终将会浑然难分,像水溶于了水。

2021依旧是魔性的一年,新冠依旧肆虐,多数国家选择了躺平,硬抗的,大抵只有中国。政策不予置评,国情不同。然而比新冠更加迷幻的是国内的媒体导向,有意的树立境内与境外的对立关系。年初的时候,重新读了一遍柴静的《看见》,喜欢柴静,喜欢她的真。 她去采访被戒毒所逼迫卖淫的女人;去采访无辜关押拘留毒打28年的老汉;去采访不被社会认可的同性恋;去采访受家暴杀夫的妇女;别人说她的采访太过边缘,难以产生共鸣,然而她的采访让我们看到了真实。而不是顺应主流的喝唱。

柴静说“保持对不同论述的警惕,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探寻就是要不断相信,不断怀疑,不断幻灭,不断摧毁,不断重建,为的只是避免成为偏见的附庸。或者说,煽动各种偏见的互殴,从而取得平衡。“做新闻就是要和这个时代的疾病打交道,我们都是时代的患者,采访在很大程度上是病友之间的相互探问。

看完《素媛》写影评时写过,韩国有改变政府的电影,而我们只有改变电影的政府。这是我所害怕的,害怕的不是疫情,害怕的是只有歌功颂德的新闻,害怕的是容不得一丝异议,害怕的是不分青红一致仇外的民心,害怕的是井底的青蛙对着自己洞内的子民高喊“你们就偷着乐吧”,害怕的是再也没有敢说话的人。这是很奇怪的时代,我们都长着一颗玻璃心,似乎一碰,就碎了。

这一年一直在减肥,为了7月的艾格,每天早上跑步,下午锻炼,严格控制饮食,从92公斤减到了夏天最低的78公斤,也顺利完赛了人生第一个50公里。然而11月却不小心伤了膝盖,遵医嘱,静养,结果肥肉便认准家门似的,一个月之间都找了回来,迅速涨回了85公斤,滑雪的时候,小伙伴都说我胖了,欲哭无泪。2022重启减肥大计,希望不要再受伤,我要八块腹肌😭

7月欧洲疫苗普及,世界出行无碍却依旧回不了国,14+7n的魔幻政策将海外华人拒之千里,既然回不了国,照旧8月组织了长线,走了心心念念的Haute Route,从瑞士的Martigny走到了Zermatt,历时十天,九人成行,感谢小伙伴,与有荣焉。被小伙伴催更的游记一直停滞不前,怎么办,想读的书太多,想做的事太多,想写的文章太多,只有时间不太多。。。😞

11月接到了谷歌HR的消息,聊过之后,也拨开了我的心弦,虽然最终不能如愿进驻心仪的谷歌,但也算开了一条思路“why limit yourself”。open my door and walk out from comfortable zone。当然走出舒适区就有头破血流的风险。。。12月圣诞节滑雪,秉着走出舒适区的念头,去学习单板,结果摔得手肘错位,乖乖回归双板。。。

这一年还是做了不少事,六入瑞士,看了Jura的瀑布,走了心心念念的haute Route,跑完了艾格51公里,山居秋暝于Alsace,在porto吃了海鲜,跑了1920公里,累计爬升海拔36932,以及在Tignes 滑了雪❤️。

2022决定做出一些改变,走出舒适区,good luck。2022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希望家人健康,早日团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