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的日子

小的时候,最爱生病的日子。

小的时候,身子骨赢弱,动辄就高烧40度。有一年冬天,家中停电,冰箱上燃着蜡烛,而我发着高烧,烧至昏迷,爹娘抱起我就往小区里的诊所赶,走的急,忘却了燃烧殆尽的蜡烛,我的烧退了,家里的冰箱却成了冬日里的一把火,还好诊所离家不远,赶得及时,没让大火吞没了整个家。

我这个逆子,却最爱生病的日子。生病,意味着不用上学,爸妈上班的时候,我可以肆意的在家躺在床上,吃着冰淇淋看电视;等爸妈回来了,再整个热毛巾往头上烫烫,缩在被窝里楚楚可怜,这时候,我的任何要求都会得到满足。妈总摸着我的额头“哟,还烫着呢,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再后来,长了个子。我是典型的早长,小学便一米七左右了,扔在小学生堆儿里,鹤立鸡群。于是也被校篮球队青睐。从此以后,跟着校队训练,南征北战,球技一般,饭量见长,硬生生的从一碗米饭干到了三碗米饭。但因为训练,身体变好了,生病也不再那么频繁了,于是来的更加珍贵。直到六年级打篮球摔断了胳膊,虽然告不了病假,但六个月内,我可以大张旗鼓的罢写作业,自习课的时候还可以翘着二郎腿的看小说。

自工作以来,养成了常年跑步的习惯。鲜有患病,但一旦病了,便是病入膏肓那种。最近的一次,发烧,呕吐,腹泻,头疼,浑身动弹不得,昏睡十数小时不见天日,卧床数日不能下榻。我总说,能感染我的病毒,也绝对是毒中龙凤了。卧病在床的日子,可以告病假,不用早起晨跑,名正言顺的睡个懒觉,可以谢绝一切邀约,静静地一个人,躺在床上,写点想写的文字,读点想读的书。仿佛回到了旧日子。

八月的时候偶然接到了谷歌的面试,抱着试试的心态竟然过了,然而紧接着Hire freezing,于是便搁置了。低落了一阵子,怨时运不济。年末,寒潮来袭,经济衰退,科技寒冬,各大科技公司裁员,这个社会病了。

我一哥们儿,部门受到了影响,他说有可能被裁。跟他聊天,他说,裁与不裁都是好消息。裁了,我可以全身心的专注于我的创业项目;不裁,至少还有人养着。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俩都笑了。

东汉末年,皇位更迭,朝政衰败,豪强暴敛,连年天灾,宦官乱政,黄巾起义,民不聊生。那个社会病了。

亳州阿瞒,任侠放荡,不治行业。举孝廉为仕,群雄逐鹿。

病世出英雄,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