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于巴马

Photos are picked from facebook. This is a private blog, not for business proposal. I will if illegal.

借着sncf罢工,火车取消,火车站逗留之际,码下此文,以做留念。

跑马第三年,巴马第三年,巴马是我的初马,每年都会来跑上一遭,对巴黎眷恋的很呢。在这条赛道上已经跑了三年,理论上也应算是老将了,但在赛道上蠕动的速度依旧如新,每年以提高一分钟的成绩来刷新自己的pb,嗯,离破五还有十年呢。

Continue reading “记于巴马”

写在2017

See you next year!

本是一句同事间的玩笑话,却总来的那么伤感。一年,又是一晃过去了。

去年写年终的时候还是在巴黎的家里,现在在卢森堡回巴黎的火车上。

为什么回?大抵把这里当家了吧。

卢森堡的窗外飘着大雪,地上已有半尺深。其实并没有下的太久,也就两三个小时吧。

2017年的1月1号,天上飘着雪,出门跑了个步,20.17公里,在saint cloud,想明白了一件事儿。Time to go。

Continue reading “写在2017”

我为什么喜欢上了跑步

总以为,以跑步为题,写篇文章,有些不要脸。因为既不是温叔那种精神领袖,又不是大bai那种BQ级选手,更不是四叔那种随时可以在跑群里发放红包的活财神。虽没跑出些成绩,但终归跑步三年,又逢读完了村上春树的《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便随手写点什么。(*文中引用村上春树原文的地方,皆用引号和斜体标示

Continue reading “我为什么喜欢上了跑步”

年味

近来,愈发有人说过年没有年味了。究其所以,大抵是把春晚改成了新闻联播的缘故。

小时候,最喜的过年。放了寒假,年也就来了。但真正的年要挨到除夕那天。娘早已忙的连轴转,蒸扣碗,炸酥肉,溜丸子,黄焖鸡黄焖鱼也就连锅的出来了。满屋子的香味。馋了,假以尝咸淡的噱头,偷得几块肉,猛然塞进嘴里,烫的吱吱嘎嘎乱叫,满嘴的油腻子是逃不了的罪证,但沁口的香气是逃不过的年味。

Continue reading “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