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朝圣

八年前,曾到过巴塞,那是初到法国的第一次旅行,从巴黎杀到图卢兹,过安道尔,至巴塞罗那;回马赛,走aix,经里昂,还师巴黎,横跨大半个南法,历时大半个月,之后也便一发不可收拾。

再次踏上去往巴塞的火车,不为别的,就为度个假,散个心。颇爱这样的旅行,每隔一段日子总要出去走走,把一切烦心事抛在脑后,哪怕只有两三天,换一个地方,换一种心情,徒步也好,自驾也罢,哪怕擒来一把椅子,坐在阳光下晒晒太阳,读读书,也是极其舒服的一件事。we cannot change every little thing that happened to us, but we can change the way we experience it.

Continue reading “一个人的朝圣”

我为什么喜欢上了跑步

总以为,以跑步为题,写篇文章,有些不要脸。因为既不是温叔那种精神领袖,又不是大bai那种BQ级选手,更不是四叔那种随时可以在跑群里发放红包的活财神。虽没跑出些成绩,但终归跑步三年,又逢读完了村上春树的《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便随手写点什么。(*文中引用村上春树原文的地方,皆用引号和斜体标示

Continue reading “我为什么喜欢上了跑步”

莱茵日记

“当年,河的那边是法国人,这边是德国人,隔河相望,彼此对峙,于是沿河两岸立起了大大小小数百座城堡。一条河,两岸堡,你会想起法国的卢瓦尔河,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城堡群,但那是法国人泡妞用的,多少有些娘炮,而这里的是打仗用的,威严高大,立于河两岸的峡谷,很是壮观。并且河的这边是德国人的堡,那边是法国人的堡,结构规模都截然不同的,越看越有意思。”第三天住宿的房东如是说。

Continue reading “莱茵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