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日记

“当年,河的那边是法国人,这边是德国人,隔河相望,彼此对峙,于是沿河两岸立起了大大小小数百座城堡。一条河,两岸堡,你会想起法国的卢瓦尔河,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城堡群,但那是法国人泡妞用的,多少有些娘炮,而这里的是打仗用的,威严高大,立于河两岸的峡谷,很是壮观。并且河的这边是德国人的堡,那边是法国人的堡,结构规模都截然不同的,越看越有意思。”第三天住宿的房东如是说。

Continue reading “莱茵日记”

葡堤之南——Algarve

曾听程胖子提过Faro,心往已久,可是飞机票高居不下,心惋之。半年前,VP搞Faro机票特价,果断入手。本是对Faro希冀不大,因为网上并无太多资料,胖子也说,去晒晒太阳罢了,所以,只想换个地方,换个心情度个假而已。

Faro葡萄牙最南端的城市,Algarve的首府,是英国人偏爱的度假胜地。。。

Continue reading “葡堤之南——Algarve”

年味

近来,愈发有人说过年没有年味了。究其所以,大抵是把春晚改成了新闻联播的缘故。

小时候,最喜的过年。放了寒假,年也就来了。但真正的年要挨到除夕那天。娘早已忙的连轴转,蒸扣碗,炸酥肉,溜丸子,黄焖鸡黄焖鱼也就连锅的出来了。满屋子的香味。馋了,假以尝咸淡的噱头,偷得几块肉,猛然塞进嘴里,烫的吱吱嘎嘎乱叫,满嘴的油腻子是逃不了的罪证,但沁口的香气是逃不过的年味。

Continue reading “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