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图拜日记<上>

4月,照惯例,看着地图,搜索着徒步路线。看到了斯图拜。有时候,就是那一眼的缘分,决定了下半程的路。

召集人马用了三个月,六月小方,SY入,七月康师傅,weimin入,八月wonder,队伍成型,目标:斯图拜。

斯图拜,居阿尔卑斯山脉中段,奥地利以西,绵延至意大利,毗邻多罗米蒂,如果多罗米蒂是上帝的后花园的话,斯图拜大抵应是个盆景,不大,但精致的很。徒步路线环斯图拜山谷一周,100余公里,路线不长,但在欧洲的线路里,算是海拔高的。

Day 0 卢森堡 ——慕尼黑——因斯布鲁克

卢森堡没有直达因斯布鲁克的飞机,最近的机场是慕尼黑,从慕尼黑到因斯布鲁克有大巴,也就两三个小时的时辰。慕尼黑,算是老相识了,当年伟子在的时候没少来蹭吃蹭喝,伟子走后这个城市便陌生了许多。

照例,啤酒,肘子。翌日清晨的大巴。

阿尔卑斯的山里,两个季节最热闹,一是吸食白色鸦片的冬季,再者就是这7,8月的夏日了。7,8月正值盛暑,城里燥热的厉害,欧洲的家里又大多没有空调,山里却清爽的很,城里的便拖着家带着口海潮似的往山里涌。这不,又堵路上了不是。

因斯布鲁克,于奥地利以西,群山之间,跨于Inn河之上的小城,其名便得益于Inn河与德语Brücke(桥)。抵达因斯布鲁克正值午时,吃了点东西在旅馆休息,接着康师傅sy也来了,便在城里溜达。

城子不大,耐看的也就老城,不出一小时便摸彻了东西,正值Girolles丰收的季节,城中街角巷末有一家餐馆,沿街摆着烤蘑菇的摊位,像极了国内的路边摊——烤羊肉串的,大老远都能闻见香味:Girolles配着香菜蒜末在铁板的油星子中吐着鲜蘑菇的汁水,火候不能大,时间不能长,但凡过了,便成了泥儿;煎过的蘑菇铺在油浸过的烤面包,撒上一层奶酪,嗦上一小口,蘑菇汁如爆浆般的往嗓子眼儿里灌,对,就是这山里的味道。

Day 1 Neder -> Innsbrucker hutter 10km ⬆️1400

从因斯布鲁克火车站到徒步起点Neder大概不到一小时的时间,6点钟把大家从床上赶下来,7点的车进山。

山里刚下过雨,洗刷过般的新鲜,天上的云半遮半掩雾气昭昭,掉下半条还未醒来的彩虹,就这么慵懒的垂着,weimin满心似的寻着开门的店家,渴望抿上一口咖啡,淡去些睡意。得,泡咖啡的也没起呢。

进山的路平而缓,是可通车辆的石子路,身旁时不时便有进山的车子呼啸而过,我们也只能一脸怨念的望着往行车辆绝尘而去。好在天气爽快的很,又没有晒脱皮的太阳,走的也清爽,路程走了一半,便到了山脚下,接下来就是Z字形的盘山路了。

这段路近一千米的爬升,天上的云飘的厉害,时晴时暗,时遮时掩,不晓得下一秒哪个山头又钻云里去了,每走一步回头便又是另一番景儿。

第一天的客栈便在2370米的山坳处。翻过山坳便是,站在山坳处,俯瞰着今天 上山的路。

早上出发的早,于是不到中午便到了,还赶得上在客栈饱餐一顿。客栈坐落在Habicht峰下,出门右转就是上山的路。Habicht海拔3277米,是斯图拜七峰之一,也许是海拔高的缘故,客栈往上就没有什么植被了,漫山的大石块便是上山的路。

吃完饭,小息了片刻。天上的云是女人的脸,是喜是怒是悲是怜让人琢磨不定,但能确定的是,没有成片的乌云,大抵是不会下雨的。于是决定登顶,起初的路还算好走,只是愈发的陡峭,不到一公里的路,近900米的爬升,再到后来就只能手脚并用了,再往后,山体就直上直下的了,把能扔的都扔山下,能带的,就是一颗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往上爬。

爬到一半,云层笼罩来了,方才还晴朗的天,也渐渐的暗下来了,sy,小方我们心怵便下撤了,康师傅是只猴子,甩下我们几个累赘后,再回头,已经翻上山脊了,离顶峰只有一步之遥,后来因为天气渐晚,山顶完全被云层笼罩也遗憾下撤。

康师傅说,爬山要懂得敬畏,要知道什么时候该放弃。

Day 2 Innsbrucker hutter -> Bremer hutter 17km ⬆️1000

早上6点从床上爬起来系数,收拾行囊,吃早饭,一条龙。山上的早餐一般比较简单,以充饥果腹为主,面包上涂上一层黄油,再铺上厚厚一层果酱,条件好些的,会加上两片香肠肉,或是奶酪片,毕竟这是大半天的能量,中午大多荒山野岭的,没得吃。

吃完早饭便出发了,不到半小时,再回望昨天的客栈,便已经成了山间的一个火柴盒般大小了。

今天的路上上下下,起起伏伏,要翻三个山岭,算不上难,但冗长。

康师傅,sy打头阵,康师傅生在山里,长在山里,爬个山如喝个水,加上平日跑马拉松的底子,走的异常轻松;sy也是跑群儿的主,体力好的很,上蹿下跳跟屁虫似的跟着康师傅;

我和小方是第二批队,我们走的慢些,山里不喜得走的太快,风景好处也忍不住多看上几眼,但作为领队,会控制速度,一般按照官方的建议,控制时间;weimin是第三批队,weimin是个职业摄影师,徒步中充分展现了摄影师的职业素养,一步三回头,但凡相机在手,便是挪不动窝儿的,有时候儿恨不得拿鞭子抽着走(极其不建议,山里这么走会出人命的)。。。

今儿个天不错,头上是蓝天,脚下是青山,山下是碧水,走的惬意的很,但走到下午,便不那么惬意了,我是耐饿的主儿,否则便不白长了这一身的五花肉?小方可受不住了,路程刚过三分之二,小方的肚子里便咕咕的叫唤,身上也没带什么干粮(sy同学拿走了全部干粮),只能充耳不闻,结果愈走抗议声越大。。。再后来。。。听习惯了。。。习惯就好了。。。

翻过最后一个山岭,便可以隔望对面的客栈了,客栈就在眼前,然而隔着一条山涧,飞是飞不过去的。有两条路,一条稳妥些,翻下山谷,再从对面的山上爬上去,但看着对面山上之字形路线,总觉得那么绝望;另一条就是捷径,从山上绕过去,但最后一段,要从直上直下的崖壁上爬过去,这一失足便是千古的恨。这时候康师傅,sy已经到了客栈,康师傅来了电话建议我们选简单的路线,不要铤而走险,加上天上开始下雨,爬岩壁十分危险的,瞅着小方略带绝望的小眼神儿,与咕咕作响的肚子,商量后,我们决定赌一把,往那岩壁上试试,实在不行,再折回头来。

最后证明我们赌对了,难是难了些,但好在险路不长,几分钟的事儿便翻上去了,站在高处,瞅着脚下的人与山谷。

到了客栈,康师傅已经出发去接weimin了,由于weimin过于的解放天性,康师傅几乎折返了一半路程才寻到她,康师傅没收了她的相机,把她的背包接了回来,喘着粗气,嚼着满是闽南味儿的普通话“太慢了,我跑了一大半路程才接到她,催她都不走的,气死我了”

 Weimin到了客栈后,已是两小时过后的事儿了。今天路长,走的久,大家都倦了,早早的吃完晚饭,便早早的睡去了。

Day 3 Bremer hutter ->Nuernburger hutter 16.8km ⬆️543

早上起来,太阳光从东边的山棱上投过来,整个山谷都是金橙色的暖。

昨天从最后一个山岭到客栈的路上,经过了一个湖,康师傅和sy走的快,时间还早,康师傅萌生了跳湖洗澡的想法,便扔下了sy小姑娘一个人了。sy大抵是不想看一个老男人在湖里洗澡的,也许因为这个缘故,今天决定跟我和小方走了。

少了sy这个“累赘”,康师傅更加奔放了,一溜烟的功夫,已经翻上第一个山岭了;在等我们爬第一个山峦的功夫,康师傅闲的寂寞难耐,顺手爬了一个附近的最高峰;看康师傅在对面的山尖上,远的很,我便带着两个姑娘下山谷了,而不一会儿的功夫,康师傅便又追上来了。

山谷下是雪山上淌下的小溪,下山时候,不小心崴了脚,这刺骨的雪水是镇定扭伤最佳的良药,但持续不久的,刚放下去不到一分钟,准要鬼哭狼嚎哭爹喊娘的从水里蹦出来,哪怕大太阳晒着,也要浑身打折哆嗦,等到寒意退去,再把脚插入水中,再鬼哭狼嚎的出来,就这么反复的,如同着了魔,吸毒般的上瘾,痛快,能在这水里呆上一分钟的就是好汉,呆上两分钟的——大抵是个截瘫,下体没有知觉的。

隔着溪水相望,是一群羊,羊瞅着我们:瞅着我们这群神经兮兮得反复得将脚插入水中再伸向空中再插入水中的智障们;我们也望着羊,瞅着那肥而不腻的小羊羔。。。妈蛋,硬是把老子给瞅饿了。。。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满脑子的手抓羊肉,羊肉汤,羊蝎子,羊肉炕馍,羊肉泡馍,羊肉烩面,羊肉串,羊腰子,羊双肠。。。

脚泡舒服了,太阳也晒够了,便上包继续前行,刚出发没走两步便又停下来了:这是山谷中的一块凹地,溪水从山谷流下,滑过郁郁葱葱的草甸,凹处形成浅滩,许是水源充足的缘故,这地方的草特别的旺,浓绿的扎人眼,整个草甸上密密麻麻开满了白花,然而说花又不像花,白绒绒的一朵毛絮儿,似刚出生的小羊身上的乳毛扎成的一朵,这种白花,一路上只经此一处,其他地方再无见过,整张草甸上满满的一层,这壮观的场面,人生头一遭。

山谷里泡脚,草甸上戏花,少说逗留了两三个小时,是时候赶路了。

刚走没多久,山谷里便起风了,虽然一直下山,路却并不好走,多处需要铁链,加上风越吹越大,人得抓着铁链贴着岩壁走,稍微欠下身子,便能被吹个趔趄,这风绝对是个流氓,头上的帽子,身上的衣服,硬生生的往下拽,好在衣服质量不错,没有走光,裤子也被腰带系着,否则非得露出半扇屁股来。

下到了谷底,便到了客栈,康师傅已经休息了半晌,便又出发迎着来路去接weimin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前面路程未曾提到Wonder,Wonder因为加入的晚,前两天的住宿未能订到,便第三天从Innsbruck坐车到山下最近的镇子,爬上山来和我们会合。待到我们到了客栈,wonder已候多时。

待到快吃晚饭,康师傅回来了,背着weimin的包,拿胳膊抿着尚未干的鼻血,破口大骂:康师傅硬是翻回了山谷才找到weimin,而姑娘还在戏花拈草,全然忘了赶路。大家一致决定劝退weimin,后面几日的路会更加凶险,这么个走法,要出人命的。

Day 4 Nuernburger hutter -> Sulzenau hut 8.7km ⬆️503

早上起来,大雾弥漫了厉害,白茫茫的一片,连前方的路都看不见,今天有三条路线可以走:左路最为艰险,距离最长爬升最高,要走十个小时,但可以登上Wilder Freiger最高峰,既是Stubai地区的最高峰,又是奥地利,意大利的国境线,不仅将Stubai一览无余,更将Dolomitie山区尽收眼底,但鉴于天气状况,只能忍痛割爱了;中路最为平缓,风景也最为平淡,翻个山坳也便到了住处,3个小时的路程;右路风景比不上Wilder Freiger的壮美,但比中路来的激烈,路程也凶险几分,若是天气好也可以顺便登上Mair Spitzer。

吃完早饭,天也明朗了一些,便急忙出发赶路,Wonder担心天气不好,走的慢有危险,便先行出发了;我,康师傅带着两个姑娘依然是大部队紧随其后;weimin动作最慢,但按照昨天约定,下山坐缆车,于是不再担心。

出发便是上坡,这是一天最难的时刻,刚吃过早饭,身子骨也没活动开,刚走两步,大口的喘着粗气,好想闹个脾气,往地上一坐,老子不走了。刚走两步,回看一眼客栈,再远怕是要迷散在雾中了。

前文说到路有三条,打头阵的Wonder选择了最为稳妥地中路,我们四人选择了右路,其实中路与右路相距不远,中路从山坳最低的地方翻过去,而右路从右边高出的山头翻过,高出不了几十米,再爬个100米也可以顺道登顶Mair Spitzer,当然,在天晴的情况下。康师傅携跟屁虫先行下了山,我和小方爬到了山坳最高处,雨下正紧,眼睛都睁不开,便放弃了登顶计划,没有停歇,便往山下走。上山容易下山难,雾大的看不清脚下的路,就这么走一步摸一步,跑到山下,雾散了,回看山上往下爬的人,有种想死的感觉:老子是怎么爬下来的。。。

愈往下,云雾越清晰,前面的湖路出来了,在前面的山头也露出来了,雪山倒映在湖里,那么静,那么美。

湖边有群羊。两只老羊带着一群乳羊,对,就是乳羊,乳臭未干的那种,还没长齐的小卷毛遮不住粉嫩嫩,娇滴滴的皮肤,那种粉色,是刚出生的胎儿才有的,惊奇的,草丛里还有一只,这是刚从娘胎里蹦出来的,蜷曲成一团,浑身浸满了羊水,黏糊糊的,挣扎了一会儿,小羊企图站起来,颤颤巍巍,又跌了下去,又再次哆嗦着,没走两步,又跌了下去,好不容易,挪到了娘的旁边,努力的够着头,勉强将奶头咬在嘴里,费力的吸匀着。

剩下的路不难,别过小羊,翻下山坡不远就到了客栈。

抵达客栈的时候,刚过晌午,正是大雾,什么也看不见,便顺势在客栈落脚吃饭休息了。饭后,休息片刻,云雾散了些,店家介绍,客栈后边有一湖,明澈透亮,瑰如碧宝。于是便动身往湖边走去。

刚出门儿,客栈养着两头猪,身长不到一米,粉嘟嘟的身子,铺着一层绒毛,可是凶的很,昂着高傲的小脑袋,玻璃球般的小眼睛怒睁着,本是看不见的的脖子硬是拉的老长,追着人追赶嘶吼;遇到小方便是格外的凶残,追得小方连滚带爬,这事儿当年在高老庄也发生过。

躲过了猪,继续往湖边走,走了两公里依然望不见湖的影子,想必是个小水坑,也便没有抱太大希望,直到峰回路转,爬上一个坡,出现了一大片石塔阵。石塔是徒步者心灵的寄托,如航海远行前的祈祷,石塔是徒步者路上用大小石块垒起来的祈求平安的护身符。

塔阵云雾缭绕,有些石塔上还挂着幡旗,像是祭奠的场所,走到石塔阵中间,才发现左手边那一碧幽蓝,蓝的纯净,蓝的透彻,蓝的不晓得咋子形容。渐渐的,云雾也散开了,太阳也出来了,湖水更佳纯净透亮了,远山,冰川也挨个的栽进湖里,诚然,喜欢这片湖的,不只是我们。

在湖边晒够了太阳,看地图,可以一直上山走到冰川,便起身往山上溜达,下午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上山的路是渐缓的石子坡,这些日子以来,攀岩的,抓铁链的,石头上跳来跳去的,反正各种路都见识过了,这种路,反而走的困了起来,唯一撑得起精神的,是前面的冰川,后边的碧池, 每走一步,冰川越来越大,蓝湖越来越小,忍不住的回望,她太美,美得不可方物,却带不走,直到成为天边的一颗宝石。既然带不走,又何必去打搅,能带走的是情,留下的又何尝不是爱呢?留下吧,留下吧,每次的回望,怎又不是另一番风景呢?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